当前位置:笔趣阁>都市小说>末世之病娇的心尖宠> 第15章 撕开真相

凤凌轩在,大家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惊吓,刚才险些没命,杜芬芬这么一哭,顿时觉得凤凌轩抛弃他们罪大恶极。

童瑶边哭边指责“凤凌轩,你居然为了那狐狸精一个人抛弃我们,你还是不是人?”

众人也找到发泄的出口,纷纷谴责两人没良心。

凤凌轩皱眉,他帮忙是好心,但并非义务,不过他也不屑解释,只是下意识把手收紧了一些,月清颜这才注意自己还被人抱着,拍拍凤凌轩,让他把自己放下。

“跟非人类当然不用说人话”月清颜冷笑,这么久,还不想着自救,这些人真是觉悟够高“凤凌轩是你爹你妈,还是你家雇佣保镖?抛弃你们?也亏你们能说出口,你怎么不说你们之前道德绑架他”

“我们是同学”童瑶强撑着说道,月清颜挑眉“同学?同学他就要不远万里送你们回宛城,你这脸大的国金大厦都装不下,智障,多念点书,多看少说,丢人”

“你”童瑶气的手指都在发抖,这女人凭什么骂她。

“闭嘴吧你”月清颜懒得跟童瑶掰扯“江一帆,你们怎么还在这?”一天一夜,早就足够他们走出去,以前没见江一帆这么蠢啊,明知不对还不走!

江一帆一脸惭愧,现在他也是后悔无比“是我们存了侥幸心理,没有走”

“凌轩,我好害怕,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凌轩”杜芬芬就要扑过来,月清颜哪会让她如愿,把凤凌轩拉到自己身后,用玉指顶着杜芬芬肩膀。

月清颜挑眉,凤凌轩这家伙现在是她司机,专属的那种,麻烦你离远点。

杜芬芬一时间愣住,再次眼泪巴巴的看着凤凌轩,像是被吓到的小兔子一般,还不如之前大哭大嚎来的顺眼。

凤凌轩的确有些招架不住女生的眼泪,可见旁边气成包子脸的月清颜,顿时平静下来,只说了句“抱歉”

出了百福镇,凤凌轩和杜芬芬他们就是两个不同方向,真相明了的那一刻,凤凌轩就不可能跟着去宛城。

“凌轩,你好狠的心”杜芬芬哭着跑开,月清颜啧啧两声,这女人脸皮比她还厚。

“清颜”温楚行快步过来,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急切“你没事吧!”

温楚行长相属于阳光型,让人几乎第一眼就会产生好感,前世月清颜也被这皮囊所骗,加上温楚行对女生的确算上绅士十足,加上人风趣,她也没多想。

可惜月清颜忘记一件事,他对所有人好,那你就不是特别的一个。

温楚行目光落到旁边的凤凌轩身上,这两人站在一起,太和谐,仿佛他才是外人。

“楚先生,麻烦你称呼我月小姐”前尘已往,月清颜并不想多纠缠,再说前世,除了出轨一事,温楚行也帮过她不少忙。

“清颜,抱歉,这么晚才找到你”温楚行以为月清颜在闹小姐脾气,温声细语的安抚着。

月清颜看着走过来,隐藏在人群的左思思冷笑“我还以为楚先生是个知情识趣的,没想也是蠢人一行列”

“清颜这话是何意?”温楚行一头雾水,才多久不见,这个大小姐怎么满是是刺?温楚行逗留在在百福镇,虽然不全是因为月清颜,可的确考虑了她的。

月清颜这时耐心耗尽,怎么尽遇到这么些人“这话是我该问的吧,温楚行脚踏两只船,不怕被摔死吗?”

温楚行望了眼人群中的左思思,没想这么快暴露“清颜,我可以解释,借一步说话?”

“不想说”月清颜拒绝,有这个北京时间瞎扯,她还不如去顶楼看看情况,早点脱身离开这里。

“清颜,不会太久”温楚行总觉得这次要是不说清楚,以后,便不会再有机会。

“说什么?”月清颜面色一冷,清丽的脸,无端让人发怵,温楚行没想这个未婚妻,居然有如此气场。

“说你楚家顶级豪门,我除了嫁给你,别无选择,豪门都是这样,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然后你的儿子孙子都会过这样的生活,给我弄一堆便宜儿子不说,还要给我弄一堆的便宜孙子?”给脸不要,月清颜也索性撕破。

“清颜,你也知道,我们是两家联婚”温楚行周围,大都如此,夫妻心照不宣的表面相敬如宾,私下各玩各的。

月清颜以前不明白,不过后来也了解一些温家的事情,的确多是貌合神离的夫妻“那你可能不知道,我月清颜除了有才有貌,还很有钱,我的婚事,还轮不到龙家做主,小姐我条件这么好,用得着找个花心大萝卜给我种草?”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楚行也是被逼的”左思思终究是没忍住,出言相帮。

前世月清颜被左思思为难过好几次,虽然她都现场还回去,可还是不喜欢这人“你知道你男朋友要联婚还这么大方?”

“你早知道?”温楚行眼色有异样,他也说不清,为何自己一看开始没说明自己对于婚姻的态度,只觉得这个单纯又大度的女孩,很适合做妻子,以为自己能瞒住一辈子的吧!

月清颜嗤之以鼻,小姐时间很宝贵的“我要是早就知道,还跟你浪费时间”

“清颜,我们单独谈”温楚行伸手去拉人,被凤凌轩隔开“她不想去”月清颜点头,病娇都成了她蛔虫,什么都明白。

“凤凌轩,这是我跟她的事情,你让开”温楚行声音不自觉带了严厉,可凤凌轩没动,这事本就是温楚行不对在先,月清颜拒绝没有任何问题。

月清颜急着上楼,再也没有好脾气,或者重生后,她就没好脾气过“听不懂人话?那我重复一遍,我月清颜有感情洁癖”

月清颜直视温楚行眼睛,一字一顿“你,我嫌脏,懂?”

温楚行一时间愣住,这是有人第一次这么尖锐的指责他,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有些难堪,似乎又有些别样情绪。

“你不要太过分”左思思在一边早就看不下去,温楚行虽然答应跟她在一起,可也说了,他给钱,给她包包首饰,可不会跟她结婚。

他温楚行的妻子,必须是门当户对的大小姐,而且近期,他会订婚,要是离开,会给分手费。

左思思喜欢温楚行,喜欢他的温柔,也喜欢他给与的优渥生活,不舍的离开,所以一直拖着,嫉妒跟温楚行订婚的人,又嘲笑她得不到温楚行的爱。

不过这一切月清颜都不知,温楚行对于其他女人倒是渣的明明白白,唯独隐瞒了月清颜这个未婚妻。

温楚行稳了稳心绪,又恢复了之前的贵公子形象,冷静的问“清颜毁婚,是因为凤凌轩?”

“温同学说笑,我们要是情侣,你不会有机会认识她”凤凌轩对温楚行没有半点好感,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欺骗女孩子的感情。

月清颜却表示怀疑“真的?”前世你不还是被人抢了老婆?

凤凌轩回忆一边,自己这话没有问题吗?“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保护自己的妻子不被外界侵扰,这有什么问题吗?”

“男子汉大丈夫?”月清颜脸上一言难尽,小白脸说什么男子汉的,总觉得违和,虽然凤凌轩的所作所为称得上是君子“你有对着镜子说过这句话吗?”

凤凌轩摇头,一时间跟不上月清颜思维“没,很好笑?”

月清颜忍笑,觉得做人还是要厚道点“不好笑,先上去看看情况”

凤凌轩特别执着,他可是真真切切的男子汉,为什么要笑“可你刚才明明笑了”

月清颜敷衍,想要上楼“你不明白看破不说破?”凤凌轩亦步亦趋,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挽救一下自己形象。

后面的温楚行面沉如水,这位龙家大小姐龙清颜跟他在一起,虽然礼貌大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他们真的仅仅是这场灾难中认识的?

凤凌轩作为思大最为出色的学生,温楚行没有相交,也了解一些信息,这人没有女朋友,也没和哪个女孩子走近过。

温楚行一时间也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按道理,要是两人相交,他不会没有半点消息的,龙清颜的生活很有规律,除了学校和龙家,大多在实验室和图书馆,去思大的几次,都是找他的。

温楚行和所有人一样,一直以为月清颜是龙家私生女,所以并没有调查她母族,并不知晓凤凌轩和月清颜同在千城长大。

要是温楚行了解,估计也不会这么大胆糊弄月清颜,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门边再次传来响动,有新的一批人进来,不过相比于其他人的狼狈逃命,这一队人悠闲许多,连身上,都十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