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万道龙皇> 第353章 陆鸣的邀请函(第19更)

“外公,以陆鸣的天赋,前往帝天神卫,才是最好的选择,才能尽情的施展他的天赋,取得更大的成就,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解救玄元剑派,才能让外公你安全。”

穆兰道。

“兰儿,可是你自己?太委屈了啊!”

炎澜担忧的道。

“外公,你难道不相信陆鸣吗?我相信他,只要他加入帝天神卫,才能真正还我自由。”

说道这里,穆兰眼中散发出某种光芒,那是对陆鸣坚信的光芒。

“难啊,陆鸣虽然天资绝顶,那也只是在烈日帝国,放到帝天神卫中,那就很普通了,想要做到那一点,难啊!”

炎澜连连叹息。

“外公,我相信我的眼光,也请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外公,那我就去了。”

言罢,穆兰向炎澜一拜,随后飘然而去,消失在朱雀院。

陆鸣对此,自然一无所知。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七天。

七天时间,陆鸣炼化了五百多株四级灵草,将肉身一举修炼到五品肉身圆满。

但到了这一步,任陆鸣炼化再多的灵草,肉身都不能突破了,完全停留在五品肉身圆满这一步。

“看来,四级灵草,等级太低了,根本难以让肉身突破到六品。”

陆鸣暗暗思索。

“难道需要五级灵草,或其他五级的宝物?”

想到这里,陆鸣摇头苦笑。

五级灵草,或者五级的其他宝物,那可是与王者对应的了,是王者都用得上的宝物,那是何等珍贵?

可遇不可求啊。

“肉身就先放一放,五品肉身圆满,暂时够用了,在半步王者中,都没有多少人能拥有五品肉身的。”

很多没有专门苦修肉身的武者,到了半步王者,肉身也达不到五品。

只有跨入武王之境,经过天地之力,以及王者特有的真元改造,肉身才能达到五品。

也就是说,陆鸣现在的肉身,已经不比那些没有专门苦修肉身的武王差了。

当然,也仅仅只是肉身而已,战力和武王,还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

随后,陆鸣开始参悟起九龙踏天步。

九龙踏天步,和三道掌中最后一掌,天道掌,是陆鸣每天都要参悟修炼的武技。

不过,这两门武技,修炼难度都太大了,到了现在,九龙踏天步的第二步,陆鸣还是没有修炼成功。

至于天道掌,更是两眼一抹黑。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五天。

距离帝天神卫的预选赛召开,已经没有几天了。

就在这天,穆兰来找陆鸣。

“穆兰师姐,听说这段时间你出去了?”

一见到穆兰,陆鸣就笑着问道。

“嗯!”

穆兰低嗯了一声,看着陆鸣,似乎在沉思。

“穆兰师姐好像有心事啊!”

陆鸣心里一动。

但穆兰不说,他也没问。

半响,陆鸣手掌发光,突然出现了一份金色的纸张。

“这是...帝天神卫选拔的邀请函?”

陆鸣眸光一动,不由脱口而出。

穆兰点点头,随后翻开邀请函,露出里面的字迹。

‘烈日帝国,陆鸣’。

邀请函中,写着六个烫金大字。

“怎么会是我?”

陆鸣瞳孔猛然一缩,有些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

开始,陆鸣还以为穆兰拿出的,是别人的邀请函呢,如风无忌,凌焰赤的。

他万万没想到,邀请函中,居然会是他的名字。

“陆鸣,这是帝天神卫选拔的邀请函,你拿去吧,希望你能压过秋长空那个家伙,成功加入帝天神卫。”

穆兰这时,才露出淡淡的微笑。

“穆兰师姐,你这邀请函,是从哪里来的?”

陆鸣问道,心里无比好奇。

帝天神宫的邀请函,是无法假冒的,因为上面铭刻有特殊的铭文,非常容易辨别。

也没有人敢假冒,除非不要命了。

“师姐我神通广大,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这你就不用管了,拿去吧,好好表现,师姐我相信你。”

穆兰将邀请函递给陆鸣,笑着道。

陆鸣愣愣的接过了。

“陆鸣,从今天开始,我可能要离开玄元剑派了。”

忽然,穆兰悠悠一叹。

“什么?穆兰师姐你要离开玄元剑派?是去历练,还是?”

陆鸣急忙问道,感觉事情非常蹊跷。

“都不是!”

穆兰摇了摇头,仔细的看着陆鸣,半响,道:“陆鸣,只要你加入帝天神卫,或许,我们还能再见。”

言罢,穆兰忽然上前,一把将陆鸣搂在怀里。

陆鸣直接就愣住了,下一刻,他感觉有两团肉团挤在他胸口上,充满了惊人的弹性。

鼻尖传来阵阵穆兰的体香,让陆鸣的心跳极速的跳动起来。

穆兰紧紧的搂着陆鸣,良久,才猛然放开陆鸣,满脸通红,看了陆鸣一眼,随后转身飘然离去。

“陆鸣,加入帝天神卫,我期待与你再见。”

声音幽幽传来,佳人却已消失。

“穆兰师姐!”

陆鸣怔怔的看着穆兰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半响,陆鸣才清醒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穆兰师姐为什么会有帝天神宫的邀请函,还有,她要去哪里?”

陆鸣心里,有满腹疑惑。

唰!

陆鸣身形一动,出现在空中,极目远眺,穆兰早已离去,不知前往何方了。

“院长,对,去问院长!”

陆鸣想到了炎澜。

炎澜是木兰的外公,应该会知道内情。

片刻之后,陆鸣在朱雀院找到了炎澜。

一段时间不见,炎澜好像苍老了不少,让陆鸣心里一紧,更加觉得事情不对。

“陆鸣,坐吧!”

炎澜请陆鸣坐下,为陆鸣倒了一杯茶。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是想问兰儿的事情吧?”

炎澜道。

“不错!”

陆鸣点点,随即将自己的疑问问了一遍。

炎澜沉默,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片刻之后,悠悠一叹。

“陆鸣,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吧,兰儿那丫头,嘴硬,什么都不肯说!”

“陆鸣,你知道我是兰儿的外公,却从来没有见过兰儿的父母吧?”

炎澜道。

陆鸣一怔,随即摇了摇头。

他的确从来没有见过穆兰的父母,也没有听穆兰说起过。

“兰儿的母亲,早就去世了,而兰儿的父亲,则是帝天神宫中的一个大人物。”

炎澜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