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女生小说>喜上眉头> 番外 愿如初识(陈寅)

八月中秋月圆时,京中陈府内,一名年轻男子疾步来至外书房前。

书房的门紧闭着,其内漆黑一片,然男子依旧断定其内有人在,上前轻叩了房门:“义父——”

“进来。”

一道苍老冰冷的声音传出。

男子推门而入,房檐下悬着的灯笼所散发出的光芒顺势就洒进了书房中。

年轻男子低头道:“义父,太后娘娘仙去了。”

黑暗中,身穿一袭灰色长袍,立在书架前的陈寅微微握紧了手中那只精巧的机关鸟。

“可还安详?”

他哑着声音问。

“……”年轻男子犹豫了片刻,才声音极低地道:“太后娘娘去前,见了皇上……娘娘打翻了药罐,毁了圣颜。”

这样的消息自然不可能轻易流传出去,可宫里向来也不缺他们的眼线。

陈寅听罢,苍老的嘴角动了动,却不知是什么表情。

果然还是那个蓁蓁啊……

她病了已有许久,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绪……如今走了,或是解脱。

或许是人老了,连痛觉也会变得迟钝起来,此时他更多的是竟是这样没有半点生机的想法。

也或许是,这辈子,他们活得都太累了。

而此时他心中的感受,若再多说一点的话,似乎就只有孤独了。

他转身出了书房。

周遭的一切于他而言皆是再熟悉不过的黑暗,可此时这黑暗却莫名更甚几分。

“义父……”

年轻男子跟在他身后,有些不安地唤了一声。

他是自幼被义父收养在身边的,义父在外人眼中冷厉狠辣,然于他而言只是一位稍有些严厉、且心软多于严厉的父亲而已。

义父已有七十岁余。

可除了一些旧疾之外,身体一直称得上健朗。

他的背,不似那些老人一般弯下,而是一直都是笔挺的。头发早已花白,却仍整齐地束在头顶,用来束发的是一支许久不曾拿出来用过的白玉簪——有次义父吃醉时曾同他说起过,那只白玉簪,是他幼时的一位好友所赠给他的生辰礼。

先前不曾拿出来用,是因同那位好友断了往来。既已断往,总不好再用人家送过的东西。

哪怕再喜欢。

若不然显得没骨气不说,说不定还会让对方觉得他有意修好。

直到这几年义父年迈渐渐不再出门,才躲在家里重新用了起来。

“太后已去,皇上必杀昌国公。”半晌后,陈寅出声道。

年轻男子怔了怔。

还来不及接话时,就又听到:“今上暴戾……到时你需暗中设法,截下昌国公尸身,葬入张家祖坟内。”

至于其它,他亦无能为力了。

蓁蓁未曾寻他相助,应是深知此点。

也应是……与他无话可说吧。

“孩儿记下了。”

年轻男子应下之后,只见陈寅已经提步离去。

他当即就跟了上去。

义父目不能视,年轻时靠着的是顶好的听力与超乎寻人的记性,可近几年来,听觉也不比从前了,一个人走动多有不便。

他一路跟着陈寅,出了陈府,来到了灯市。

白日里热闹无比,遍地皆是小贩,各类小食飘香的的去处,此时只有稀疏的虫鸣声入耳。

陈寅在那道石桥上站了许久。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他向年轻男子吩咐道:“使人备马——”

他要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做一件事。

……

密牢的门被打开。

这里秘密关押着的,是昔日风光无限的国师,亦是在世人眼中早已被处死的妖僧。

那双手双脚皆缚着沉重铁链的人,满头脏乱的白发遮去了面容,只露出一双漆黑森然的眼睛。

他紧紧地盯着来人,嘶哑苍老的声音里带着诡异的笑意。

“你来了……”

陈寅上前,辨认了铁链发出的响动,提剑将那锁链斩断。

“好快的剑啊……不愧是前锦衣卫指挥使大人……”

继晓低笑出声,动作迟缓僵硬地起身。

“你当真能驱动所谓重生之法吗?”

“你既来了,便是信的……又何须再问?”

陈寅笑了笑。

他并非是多么深信。

但也无妨一试。

“动手吧。”他痛快地扔了手中的剑。

“陈大人还没说要替何人献祭……若对方身死已过三日,便不可施展此法了……”继晓试探着问道。

“慈寿太后,张眉寿。”

“……”继晓沉暗的眼睛倏地亮起。

慈寿太后死了?!

定定地看着面前之人,继晓眼底缓缓浮现出疯狂的笑意。

不枉他等了这么久!

利用那个秘术中的卜算之法,他早已算出慈寿太后是他的变数所在……若能送其回去,替命定之人破除那个死劫,那么他便还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数!

“当真什么都能改变吗?”

陈寅闭上眼睛,若有所思地问。

“当然。重活一世,诸事自然都有机会改变……”继晓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蛊惑。

陈寅微微动了动嘴角。

这妖僧狡诈至极,他自然不会傻到相信对方所说的每句话,也早已察觉对方起先将此秘术透露给他,必然另有居心在。

这些年来,他派人暗中查证了许多秘术。

所得说法不一。

但是,此时他愿意去信。

这条命,本就是捡回来的。

大仇已报,伯安去了,蓁蓁去了,他也该去了。

若当真有机会再见,一切如初,确也极好。

不……

伯安和蓁蓁都不曾变过,他们一直都是最初的模样。

只有他自己变了而已。

变得双手染满鲜血,无法再立于阳光之下,心中只有仇恨。

实则,他不曾怪过蓁蓁半分——他那么了解她,那样心疼她的境遇,将她为他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中,又怎么会去怪她……

但他到底无法以原本的模样去面对她和伯安了。

所以,才会说,恩断义绝。

可怎么能断呢?

他这一生,所知唯有亲情与友情,除却家人之外,最看重的人便是她与伯安了。

所以,他此番所为,与其说是在帮蓁蓁,倒不如说是在自私地自我救赎。

若还有其它什么心愿的话……

倒没什么太值得一提的。

——若蓁蓁当真能带着记忆见到昔日的他,希望昔日那个原原本本的他,还可以让蓁蓁笑一笑吧。

但愿蓁蓁还愿意同他和伯安一起长大,别嫌弃他们太过孩子气。

最重要的是——

这一次,一定要过上她真正想过的生活才行……

……

当然,若一个人做起来太难,记得去找我和伯安。

我们一起想办法。

还像从前那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