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都市小说>首富杨飞> 第1009章 考察

清冷的月光和昏黄的路灯照耀下,贼人手中的跳刀,闪着寒芒。

安然当警察也有年头了,看人很准,瞅一眼对方,就知道这是溜粉仔,手头没钱了,就铤而走险,出来抢劫。

她手无寸铁,却夷然不惧,沉着冷静的道:“站住,别动!放下武器,归还抢劫的物品,束手就擒,我们的政策是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她说着话,灵动的双眼,盯着对方手中的跳刀,同时逼了上去。

贼人反身就跑。

安然追上前,纵身一扑,伸手抓住对方的衣领,手肘同时用力击打在对方的脖颈上。

那贼人反过手,一刀刺向安然胸口。

杨飞跑过来,看到这一幕,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

耗子开着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不远处,时刻留意着杨飞这边。

他看到情况不对劲,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往前突突的开上来。

贼人和安然之间离得近,一刀刺过来,安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反应。

她将腰身往后一缩,双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骨,交叉用力一扳,右脚伸进对方腿后,然后手脚朝相反方向用力。

贼人下盘不稳,被安然摔倒在地。

安然抓住贼人拿刀的手腕不松开,用力将其扭到腰后,同时一个肘击,打在对方头上。

杨飞跑上前,照准贼人的脑袋,狠狠连踢几下,遇到这样的凶暴之徒,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废了他的战斗力再说!

贼人头破血流,被安然制服,任他怎么挣扎,也休想逃脱安然的控制。

耗子停车跳下来,手里拿了板手,火速靠拢过来。

贼人早就蔫了。

耗子笑道:“安小姐,你好厉害!你这擒拿手不错啊,一招制敌!”

擒拿是一种主要靠技巧的功夫,在擒拿中,力量和速度所占的比例是相当小的。擒拿过去叫巧拿,用的是巧劲,靠的是杠杆作用,利用人的关节的弱点,通过反关节来克制其运动,并造成疼痛,从而使对方受制。

安然道:“我哪懂什么擒拿啊,就是见机快而已。”

她取下贼人身上的包,还给被抢的妇女。

妇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谢谢,谢谢你们。这包里是我儿子救命的钱啊,他放花炮伤到了眼睛,正在儿童医院抢救呢,我好不容易才筹到这笔钱呢!”

杨飞吩咐耗子道:“你送这位大姐去儿童医院吧。”

耗子微一犹豫,不过想来这边也没什么大事,便应了一声。

妇女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杨飞报了警,等警车过来把贼人带走。

安然道:“我认得这贼,他是惯犯了,吸粉溜冰害的。”

杨飞叹息道:“多少人因为毒而家破人亡啊!”

安然道:“省里马上就会有一个春雷行动,专门治毒,等出了春节,我们就有得忙了。”

杨飞道:“你要参加吗?”

“当然了,我也是干警呢。”

“那你当心点,凡事别冲在最前面。”

“瞧你说的,大家都不冲在最前面,那还怎么抓贼?”

“你是女人嘛。”

安然没有顶嘴了,而是羞红了脸。

因为她感受到了杨飞的关心和爱护。

“嗯,我知道的。我也就是参与而已,真正的一线行动,我怕是没有机会去呢。”

等这边事情完结,杨飞继续送她回家。

离她家不远了,杨飞看她不停的揉着左手,便问道:“受伤了吗?”

“刚才用力过猛,手腕扭了一下,有些疼。”安然道,“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

“我看看。”杨飞不由分说,握住她的手,仔细一瞧,讶道,“这还没事?你手腕都肿起来了。”

“扭到筋了,经常的事,没什么的。”安然不以为意的道。

杨飞帮她揉了揉:“痛吗?”

“不痛。”安然抬头看着他,两个人四目相对。

杨飞轻咳一声,说道:“我明天要去趟庆元。”

“哦,多久回来啊?”

“快则两天,慢则三四天吧!”

“那我等你回来。”

她也不知道,等他回来做什么呢?

他也没有问,只是嗯了一声。

“刚才吓到我了,你以后别这么生猛,坏人手里有刀呢!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虽然你是公安,但你的安危也很重要。”

安然甜甜的一笑。

杨飞道:“你还笑!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安然高兴的应了一声。

杨飞摇了摇头,这没心没肺的安然啊,刚经历过危险,还能笑得这么开心?刚才的话,她哪里记得住?估计下次再遇到警情,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的!

回到家,杨飞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里闪现的,全是安然奋不顾身,上前抓贼的英姿。

她那看似娇柔、被警服包裹的身体,是那么的灵动有力,富有吸引力啊!

杨飞无心改稿,他走到阳台上,吸了两根烟,抬头望月,仿佛月中有安然在对着自己笑。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说的就是这种心境吧?

生命长河里,有人会因为美艳动人而吸引你,有人会因为才华横溢而让你注目,也有人会像安然这样,安静、平凡、善良、正义、真诚、细心、体贴,让你接触得越久,就越感知到她的妙处。

杨飞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他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第二天,杨飞带着陈沫和耗子,出发前往庆元。

杨飞故意没有通知楚倩,在昨天的通话里,他还故意误导她,说自己这段时间不会过来考察。

出奇不意,才能看到自己想看的真相。

一切都被安排好的考察,那就不叫考察了。

杨飞三人,坐了一辆破旧的普桑,行驶在县道上。

“飞少,看到这里,让我想到了以前的桃花村。我们刚去桃花村的时候,那边的环境跟这里差不多模样。”耗子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杨飞点了点头:“是啊,这也是个穷县。”

陈沫笑道:“我能理解楚主任了,为什么她上次去尚海见你,连飞机都不敢坐,只买最便宜的硬座火车票。”

“飞少,前面就到庆元县了,”耗子提醒道,“是直接进入县城?还是?”

“去县里的工业园区。”杨飞刚说了一句话,车身忽然剧烈的摇摆,然后是急刹车。

耗子骂骂咧咧的道:“玛德,找死吧?明明看到车子过来了,怎么还横穿马路呢?”

杨飞沉声道:“撞到人了吗?快下车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