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都市小说>快穿之人渣拯救系统> 335.游戏栏暴露

“这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讲,这儿可以算作是我的一个家了。”老头看着这空荡荡的空间,颇有些感慨和感伤地说道。

看着老头一副开始讲故事的姿态,方槿悄摸坐下来打算认真听听。

虽然故事不一定真实,但是往往会暴露一些最真实的讯息。

“你们刚刚梦到的一切,其实就是我曾经经历的事情。”

“我是这所学校的宿管,已经当了快50年了。”

“生活按部就班,但是也颇为无趣。”

老头坐在地上,把那拐杖抱在胸前,眼睛看向空无的虚洞中,脸上也没了一开始的雀跃和欢欣,反而是如同一潭死水般的沉浸。

经历过那诸般岁月,他能够见识到的能够看清的有太多太多。

从一开始的满腹激情豪言壮志,到后来的愤慨不已失意潦倒,到最后的淡然悠然全不在乎。

很多事情无法强求,只能顺势而为。

“我曾经激愤过,也曾经不满过,但是最后我想明白了,这是世间纷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去适应。”

“接受之后,却也发现人生也就那样,没有什么惊心动魄,有的只有随遇而安。”

老头这时候看向了方槿和阮玲。

方槿暂且不说,阮玲看着他的视线分外觉得怜悯,其实哪儿有什么值得怜悯的,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过的。

“然后忽然一天醒来,有一个声音问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方槿皱眉,这开场很像是什么某种爽文小说的开场。

怎么忽然有一个声音,忽然有什么系统,忽然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瞬间改变命运?

可是越是未知的东西,其实越是神秘和危险的。

因为它背后所站着的是你从来没有接触到的势力,你无法知道它到底是好是坏,它的过往如何不可知,它的未来也是不可测度的。

“哎,哪有那种好事会降到我在头上,所以我就没理会,只认为是脑子迷糊做了一个坏梦而已。”

“不成想啊……”

老头无奈一笑,他老是老了,接受新事物起来也没有那么容易。

但是这次的事情好像也容不得他拒绝。

“等我睡醒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愿望似乎已经被察觉和实现了。”

“所以,”方槿看了看这四周,空洞无物,“变成这样就是你的愿望了?”

“不,不……”老头摇了摇头。

再次拿出自己的拐杖,在漆黑得难以分辨的墙壁上轻轻敲了一下。

方槿瞬间响起老头之前的大喊,他也是不知道阮玲醒来到底是他用拐杖敲两下起的作用呢,还是他后来的大吼起的作用。

“至少应该说不全是。”

老头说着,他敲着的那面墙逐渐变得通透明亮,方槿看得正专心,忽然看见了一个蓝色的小圈在中间转着。

呃……

小圈转着没多久,整面墙又居然亮了一下,然后出现了静止的一幅画。

呃……

“唉,还得起来。”老头叹了口气,锤着自己腿站起身来,年纪大了就是不行,坐会儿腿脚就酸了。

慢慢踱步过去,轻轻往上面一点,那墙壁的样子又变了。

整个墙壁的风景画变了,连带着好几条彩色的光线蔓延出来,整个房间的墙壁都变了。

方槿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觉得熟悉的那么凉风笼罩了他,他心安了一下,看了看阮玲注意着别出事。

“别紧张,只是开机让你们看看上面的情况而已。”老头说道。

只过了不到两秒,这整个空间的样子就变了,变得就是之前方槿和阮玲进的那个房间,要说什么不同吧——就是脏!

方槿皱着眉蹲下身子,这里一比一还原了那个房间,而且还原的无比真实,只是……只是模拟出来的而已。

方槿伸手摸那一摊看起来已经凝结的血痕,摸到的是光滑的地面。

“确实。”没有脱离这里。

“现在那个房间的场景就是这样的。”老头摇着头说道,他看着那椅子,“这一切都是幻想,就算是想坐也坐不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除了站着就是坐在地上,这两个待久了都不会多舒服。

“电脑。”刚刚那所有的场景就和电脑开机完全无差,方槿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心里的落差,觉得受欺骗的同时又不自觉接受了这个差距。

“其实也还好,但是确实有挺多功能差不多的。”老头笑着道。

感觉身边的冷气一直绕啊绕的有些不安,方槿觉得快点解决这里的事情。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还是什么样子的愿望才会导致这种变化的?

“毕竟老年生活有些过于无聊嘛,而且……”

……

最后,方槿倒是搞懂了。

这个老头一直当着宿管,除了会被学生怨念地念叨几句没人什么人会记着他,虽说学校愿意给予身体不适的他一个较为轻松的岗位,但是也总有一些风言风语流出来,他老了不顶用了,加上老伙计的去世,总有一种不被需要的感觉萦绕在心间。

虽然基于不愿意继续给人增添麻烦的心理他并没有对外人表露出来,但是心里这块石头却滚着时间的积雪变得越来越大。

等那神秘的声音一出现,他埋藏的所有恐惧和悲伤被一瞬间放大,然后被实现。

实现的方式很粗暴,那声音的主宰直接营造了那恐怖的场景,只要一旦有人进来探究,就会被吓到,不管后来的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至少从表面来看,确实可是吸引别人的注意,但是引不引得起在乎就不一定了。

说不准还会因为这老头烦人不知轻重而辞退了他,毕竟舍管是个闲差,一些没什么学历但是有关系的人多少还是愿意当这个差事的。

因为老头的愿望是:希望别人多注意他,多和他说说话。

那声音就把老头关起来不让出去,坐等小鱼儿自己上钩。

可是据老头所说,他们还是这么久以来,唯一,不,唯二进入此地的人。

“不对,身为舍管您每天都需要报备宿舍情况,别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您不见了?”阮玲说道,她听了老久,觉得因果有些串联不上。

老头神秘地笑笑没有回答,方槿反而忽然想起一件事。

“等下,你什么时候发现你跑这里来了?”方槿脑子里有一闪而过的灵光,但是有些快还没抓住。

老头有些惊奇,竟然能够抓住这微末的信息吗?

果然,此人就是不同。

“在这儿。”老头说着又在地面上悄悄,忽然就蹦出了一个窗口,上面记录着一张截屏,“就上面的时间。”

他年纪也大了,过得时间太久也会记不住细节,这截图正好可以帮助他。

说起来距离当初也过了好些年了呢!

方槿低下身子仔细看去xx年oo月ee日y时s分。

时间与他调查学校地震事故的时间正好重叠,这,很难说是巧合。

还有那什么声音和这个空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所得,绝对是有种莫名的力量在操纵着。

但是以他现在资质,完全不知道从哪儿入手。

“阮玲,你有没有收到过什么奇特的东西?”方槿忽然转头问道。

他收到一张卡片然后得到了一个类似游戏栏一样的东西,阮玲会有类似的东西吗?

忽然下方的数据更新,阮玲好感度30,恐惧值58( 10)。

恐惧值一下子加了10,看来有蹊跷。

“你为什么忽然这么问?”阮玲忽然一脸警惕,还往身后退了几步。

其实这么长时间方槿也摸出这个游戏栏的部分功能了,它并不是任何人的好感度都可以察觉,必须是方槿和那人有过肢体接触过才行。

就比如这个老头,因为一直没靠近过自然也就不知道对方的情绪值变化。

这个所谓的游戏栏也就起一个辅助作用,可以帮助方槿比较稳和快地看清一个人。

“你得到的是什么?”

阮玲瞥过眼,她现在举棋不定不知道如何选择。

方槿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可是自始至终她都克制着没有表现出来,除了一开始太过惊慌可能露出一点。

但是方槿显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否则也不会是现在才问她。

可是秦庆曾经建议她不是万不得已不要暴露,毕竟这是一张保命底牌,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循环里,多一张底牌才多一条命,暴露得多了很有可能成为别人的挡箭牌。

秦庆虽然说的东西有些黑暗,但是也实在,在复杂环境下,人心永远都是不靠谱的东西。

所以说还是不说,时一个影响非常大的决定。

“你问这个做什么?”阮玲想了又想,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方槿知道不给阮玲充足的安全感她是不会说的,“我在参与循环空隙的二十天里收到了来历不明的一张卡片,那卡片让我有了一个类似游戏栏一样的情绪值数据库……”

情绪值?

阮玲震惊值67。

虽然这东西看上去没用,但是基本上可以看出一个有没有说谎,这对于深陷在循环当中的人们来讲,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和倚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