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都市小说>快穿之人渣拯救系统> 336.考试不过后果严重

阮玲满脸的不敢置信,不敢置信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主要的还是两点。

她一开始得到那张卡片的时候,是她刚刚进入这个循环的时候,那时候的秦庆虽然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但是还是提醒她不要声张。这循环里的人心不可靠,而且一切都是未知的,也害怕使用之后会有什么不明的副作用,虽然后来她也发现那卡片的作用了,她也一直隐藏着。

卡片变成了类似游戏栏的作用,不过她这儿显示的不是情绪值,而是威胁值。

一个人潜在的实力和具体的威胁有多大,她这里都会显示出来,虽然可能会有些弊端,但是还算是可靠的。而且似乎还能够增强她的力量,但是得看她到底有多急切有多危机。

之前她误以为方槿是什么危险人物的时候,就下意识开启了这力量,也幸好是没有打到,要不然方槿没办法好好站在这里。

还有一点就是害怕有什么埋藏更深的秘密待被发掘出来,害怕那些东西会置她于绝地无法反击。

循环给她和所有参与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她实在不敢轻易相信别人。

可是方槿竟然就这样告诉了她这件事,这算是试探还是只是单纯?

“看来你知道。”

其实这游戏栏也困惑了方槿很久,但是他一直没能找到机会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去说这件事。

阮玲低下了头,她暂时还不知道如何去回答。

阮玲默默关注方槿身上威胁值的变化,发现那数值还处在较低的水平线上,不管方槿想做什么,至少现在她是没有危险的。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方槿没有去质问她是怎么会知道这事情的,而是避而就轻地问道。

“什么?”阮玲有些心不在焉。

“我一开始觉得可能是空间折叠或者是什么黑洞效应什么的未能弄明白的未被探索的科学领域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但是我现在非常怀疑我们都处在一个局中。”方槿表情变得十分严肃,“现在这里的空间和老头受困的时间都非常的诡异,完全不像是那种理由可以解释的,我反而倾向有种冥冥的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听到这里,饶是想要魂飞天外不知世事的阮玲一下来拉回了思绪。

“所以你这是怀疑……”阮玲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老头,“所以你其实是在骗我们?”

老头很迷茫,他们这不是正在努力分析局势吗?怎么突然又开始问他事啊。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老头一脸无辜懵的表情看着他们,年纪大了就是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一下子又把话题转到这种鬼地方了。

老头的表情着实不像说谎。

“这倒不一定是他骗咱们,毕竟我一开始的想法都是有些偏差的。”方槿沉着地说出了口。

这老头足够诚恳,虽然举止有些怪异和跳脱,但是方槿相信他所说的。

阮玲也接受了这个观点,刚刚只是一时激动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状而已。

“如果这一切都是局外的势力插手,那么他们是想要得到什么?”他们只是一群穷学生,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他们又能够得到什么?

“难道只是想要看热闹?”就跟他看电视剧看电影一样?

阮玲一瞬间各种想法在脑海里飞腾,很乱很杂有些抓不到重点,感觉哪些都有可能,同时哪种又都没那么有可能。

看着阮玲陷入了和自己当初一模一样的思维困境中,方槿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开解。

“抱歉刚刚吓到你了。”方槿对老头道了一声歉,“毕竟,发生了太多事。”

“没事,我可以理解。”老头摇头叹息。

这些小家伙到底经历了什么,他还算是清楚一些的,但是他也没什么可劝告的。

老头那些拐杖在地面上又敲了一次,模拟出来的场景里的血迹纷纷变成了可爱萌贴,别的他也做不到,就这一点还行吧!

方槿看着满眼的小熊笔着剪刀手的图片替换了所有的血迹,不过并没觉得变得多好,反而有点眼花缭乱。

“老头,现在具体你进入这里已经过了好些年了,所以,”

“你可以放我们出去吗?”方槿问道。

老头摸了摸头,“我没有这个权利,不过你们要是答完一套题的话,如果通过应该就可以出去了。”

老头笑着,但是那种笑给人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什么题目?”

“就是那个声音出现后,紧接着出现的题,但是它一直显示我没有答题资格,所以……”老头无奈叹口气一边说着一边把界面放出来,上面确实显示他不能答题,“这里面是什么,我是真不知道。”

这全看你信任与否。

这老头太过神秘,有着太多的秘密藏着,虽然感觉没什么恶意。

假如把事情想到最坏,那么这老头之前所有表现都可能是一种虚假,一种伪装,他很可能不是什么宿管,也不是什么孤寡老人,他有可能是这整个棋局的执棋人。

一切都是假象,是有可能就只是他的一个玩笑,只是赌的是他们的性命。

他们两个人都很清楚,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消除的,除非这个老头能够真正的真诚地把自己所有目的和想法展露出来。

但是这有可能吗?

完全没可能。方槿想。

这是一场赌局。他们身在其中不能够脱身而去。赌赢了,他们赢得的是自己的命;赌输了,他们丢下的是一切。

和平常人不同,方槿现在内心所有的都是莫名的激动。

这确实刺激。

方槿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精明暗芒,一根食指放在嘴边,似乎是要遮掩一下自己不寻常的笑容。

不过就算方槿心里有再多的兴奋感,但在现实情况下,他得考虑阮玲到底是怎么想的。

阮玲毕竟是一个女生,可能并不想冒险。

“如果答错了,我们是不是会……”方槿问道,自己想到这一点不代表阮玲也会想到。

老头嘿嘿一笑,“别想的那么可怕,顶多就是和我一样出不去而已,而且这里也有这东西,也不无聊。”

老头敲敲脚下的那片地方,瞬间在方槿面前就出现了一块透明屏幕,然后一闪而过的黑色过后,忽然一下蹦出了一个网页,紧接着就开始播放还珠格格。

方槿觉得真不能小看这个人,他在这里带了这么多年,还有着这样一台虚拟电脑在,即使年纪大了接受的新鲜事物估计也不少,可不能单纯以为这人老了好欺负。

这老头屡次用他那跳脱的神经干扰着方槿的思考,方槿不得不考虑是否他是故意的。

“不过在这里跟你住几年……”方槿揣度着说道,视线的余光却在悄悄瞥着阮玲。

果然,阮玲后知后觉地一抖。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

阮玲暗暗咬牙,觉得自己腮帮子有些酸疼酸疼的,她每次觉得焦躁紧张的时候就会这样。

“怎么回答问题?”阮玲有些等不下去了。

方槿一看见阮玲的眼神变得果敢决绝,他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确定了。

“你们真的决定要答这道题了。”老头有些惋惜,好不容易有个人可以在这里陪他。

“不答题的话我们也出不去,还不如拼一把,不是吗?”方槿解释道。

老头点着头道,“也是。”

老头为他们分开了两个小屏幕,一人一个放在面前,上面有着“确定”和“取消”的字眼,右下方还写着考前须知。

他们默默看着考前须知,和一般考试差不多,有时间限制40分钟,只能在时间范围内答题,延时不候,而且不允许交头接耳,不允许作弊。

如果决定要考了,只要点击“确认”就可以答了。

方槿眼神变得幽深,心里却跃跃欲试,相比于方槿内心的激动,阮玲内心满是惊惶。

虽然看了很多关于这老宿管的经历她有些可怜这个老头,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度过生命啊!

一定得出去。

阮玲心里这样默默告诉自己。

然后紧接着,在方槿一声“开始吧”后,两人坐在空间的两边,同时点了“确定”这个按钮。

老头抱着自己的拐杖,悄悄把场景换了回来,然后沉默地看着。

这考试的场景真的挺熟悉的。

他虽然是宿管,但是最大的愿望就是站在讲台上,但是平时他也没有空,也只有在那考试的时候他会悄悄去看那么几眼,以至于总有学生说他就是代替来监考的。

老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他只是借此稍微缓解一下自己那梦想永无法实现的哀伤。

他这人曾不小心出过一次事故,导致神经系统出了错,说话口齿,且找不到好的治疗手段,这样的条件自然是没有办法做老师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状况好了很多,但是只要一次说的字多了就会变得吞吞吐吐, 他平时都克制着自己,很多学生都认为他这老头冷酷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