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都市小说>快穿之人渣拯救系统> 337.接你回家

老头靠着无形的墙壁,独自待在自己的那片心灵净土上,这一点无论是方槿和阮玲都没有经历去理会。

限时四十分钟,题量不小,而且每个问题都非常的奇葩,让曾面对试卷上层出不穷的地狱级题目都没有皱过眉的方槿愁的不行。

方槿食指点着,看着现在摆在面前的这道题,“爱到疯狂偏执的感情,可以接受吗?”

这是情感类问题吗?

方槿可以给出肯定的回答——不是!

因为后面的四个选项里全都是“不可以”,“不接受”,“没可能”,“在做梦”。

这根本没别的选择可以选。

之前那几个问题还算正常,至少给了选项,但是这道题给和没给没什么区别。

看着这题方槿很是烦躁,在有限的选项里选择对他来讲已经让心里不太舒服了,现在这些个选项和没选项没什么区别。

方槿点手指的速度隐隐加快,忽然开始对着这透明屏幕刷。

在空白处双击或者是左右上下滑动,反正就是不选。

方槿皱起眉,而另一边的阮玲看着同样的这道题,虽然也皱了一下眉,但是转而又想,这道题可能就是看你反对的程度,反正她本心也不想接受,所以她根据自己的感觉选了“不接受”。

阮玲紧接着做下面的题,而方槿仍然执迷于眼前的这道。

方槿皱着眉一直剑走偏锋。

方槿一是不喜欢被局限着选择,还有一点是这个问题完全没有真正的意义。

爱到执着的原因和经过,是他爱别人还是别人爱他,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不清楚的,他不想随便瞎选一个答案,虽然有可能蒙到正确答案。

方槿不是不知道这考试要是没过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就是不愿意将就。

不知道划了多少下,突然出现了另一个界面。

那是一片空无的虚空,有着点点星茫,和这个诡秘的空间有些相像,但是同时也很不一样。

这里是个封闭的空间,就像是一处无人能触及的蜗居之处,虽然自在但是也孤僻,但是现在摆在方槿面前这个画面展现的是绝对空旷无垠的神秘境地,点点星辰虽然看起来如同近在咫尺,其实远在天涯,但是心却无比贴近他们,心在天涯,意在穷极。

看着看着,方槿似乎陷入了某种茫中,茫茫然又好像什么都在掌控中,但又好像什么都被尽在掌握。

方槿感觉自己就站在那个地方,看着前方,身子没有动,但是一切都飞快的往他身后涌过去。

飞了一会儿,他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光点,正当他好奇的时候,那光点瞬间拉进。

他是一个蜷缩着看着远方的人,孤独地在这一片天地间。

这时候方槿想要动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只能在远处看着,看着那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方槿忽然觉得有些心酸,有些心疼。

这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也很陌生,他可以感觉到这人正在凝视这什么,专注且投入,但是他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沉迷,他唯一清楚的是,心有些酸酸的,涩涩的。

正当方槿出身的时候,面前的一切忽然就发生了变化,就让他觉得非常的刺痛内心。

之前那个孤独的人摇摇晃晃地从一个大殿里出来,他的身上尽是血色的绯然,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眉眼,手里拿着一柄滴血的剑,没往外走一步,后面的大殿就发出振聋发聩的爆炸声,紧接着是倾塌的大殿,但是只有一点深深吸住了方槿的眼,那就是这人嘴角的那抹笑。

笑的癫狂,笑的放肆,但也笑的无声。

方槿觉得自己眼睛周边的肌肉忽然一抽一抽的,他忍不住伸手抚了抚自己的眼,但是就在这一瞬,他忽然感觉不对劲。

他一抬头,对面那人却一脸悲痛地看着他。

方槿懵了,他可以看见他吗?

方槿错愕回头,他身后没有人啊!

但是又紧接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

那边的阮玲紧赶慢赶地把题目昨晚的时候,方槿面前的画面兀的消失,他也突然清醒。

“我天,差点就没做完。”阮玲后怕着说道,这都答上还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这要是没答上就更不确定结果了。

方槿沉默着看着面前漆黑的屏幕,脸上表情淡淡的,不像是之前偏无语的面无表情,这一次更像是历经沧桑之后的风轻云淡。

“方槿,你答的怎么样?”考完试就问结果是她的习惯。

方槿微微勾唇一笑,笑得有些温柔又有些疏离,“还好。”

方槿站起身来整理衣着,一点点整理,就像是在做某种仪式。

阮玲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是尴尬,而是觉得这个时候似乎不合适去打扰。

那两块屏幕复而亮起,上面显示正在统计。

阮玲乖乖待在屏幕前等待着可以决定命运的结果,方槿在整理完自己的一角后,看着自己的手掌。

老头这时候倒没有说任何话,安静的像是不存在。

“出来了。”

阮玲激动的叫道,赶紧凑近去看,就怕离得远了看错了结果。

阮玲的考试结果只有两个字——不搓。

阮玲激动得无语言表,想要叫出来却又哑然失声,在原地蹦高高。

可是等了很久,方槿的考试结果也没有出来,之前激动的阮玲也不高兴不起来,她担忧地看着方槿。

秦庆让她跟这方槿,其实有着让阮玲注意护着秦庆的意思,毕竟她的游戏栏可以大概辨别善恶。

看到阮玲的眼神,方槿低头看看,不知何时他手里多出了一个只有手心大小的屏幕。

方槿嘴角勾笑,在上面划了两下,然后拿出来给阮玲看。

阮玲这才终于舒了一口气,她还怕万一方槿没通过可怎么办呢!

方槿手心屏幕上也那两个字——不错。

这两块屏幕融合在一起,在这个空间里瞬间出现了一个隧道口,方槿没有停留直接走了进去,阮玲紧接着也抬起了脚。

正要踏进这个隧道口的时候,阮玲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回头看着沉默地坐在角落的老人,忽然问道,“您的那盆花怎么样了?”

老头显然一愣,没想到临到离开阮玲会忽然问这个问题,但是稍一会儿他就反应过来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啊,它在等我回去呢!”

阮玲扭捏着,迟疑着,,也是担忧着,“你怎么才可以回去?”

如他们之前所想,这个老人在这里待了太久太久,她没有办法想象这该是多么的孤独。

“大概,”老人抬头,看着不见顶的天花板,停顿了一下后慢慢说道,“应该不会太久。”

阮玲还是站在原地,她想离开吗?当然想,否则她不会那么拼命地做题,但是临到离开的时候,她又觉得她似乎自私太多了。

真的要留下这么一个老人在这里吗?

“你,要不要试试从这里离开下?”阮玲这样说道,但是声音颤颤的。

老人的表情像是感动,像是欣慰,想是事了于心,像是万川秋水。

“不用了,我是没办法靠这个离开的,你看,我都答不了题。”

最后,阮玲还是踏进了这个隧道,在她踏进去的一瞬间,隧道消失了。

老人看着再次变得空无一人的空间,抱着自己的拐杖,敲了下地面,“咚咚”两声后,这里一切的场景瞬间就褪去了,就像是匆匆岁月转眼消失不见。

还是一开始的空茫,只不过这次老人的面前摆着一盆花,老人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去触碰一下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但是一摸上去,只有一片虚无。

只是模拟出来的花,根本就不存在。

老人的表情忽然变得苦涩。

他的那盆花,早就枯萎了吧。

他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那本来就虚弱的花没有施肥,没有松土,没有浇水,自然活不了的。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难道让他抢了这些孩子的出路?

他做不到。

“你这又是何苦?”叹息。

“谁?”老人大惊,那两个孩子都走了,就算是再来新的孩子也不会这么快。

方槿现出身来,他看着这个年迈但温柔的老人,心有惋惜。

“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老人亲眼看着方槿进入了那个隧道,连阮玲也是这样认为的,既然已经进去了又是怎么又出现在这里的?

外面每次循环能够进入这里的只有一次,而且并非每次都会有人进到他那个休息室的,所以他常常几个月见不到任何活人。

说实话,他已经不去计较了,不去想已经有多久没人来了,也不去想为什么总是没有人想起他,毕竟……习惯了不是吗?

他也不会去抢夺机会,所以,他已经看得到自己未来的岁月都会在这里孤独地度过。

其实想想也挺好的,在这里他就相当于一个永生的机器,不用吃喝拉撒睡,除了行动不自由哪儿都好。

是啊,哪儿都好。

方槿看着老人,笑了一下,“我来,送你回家……”

出来后的阮玲突然想到,为什么就她和方槿有卡片,有那类似游戏栏的东西,而别人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