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我夺舍了武帝> 第305章 瓜分

夏浪静静的站在神殿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战了多久,反正是好久好久。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从天黑站道天亮,然后周而复始,不曾想,那些疯狂的粉丝们都追了进来,而且,都是手舞足蹈。

“欢迎夏浪,欢迎夏浪。”

听到神殿外的喊声,夏浪看到神殿外不知道何时出现了许多人穿着过节才会传的那种服装,在跳着舞,懵逼了。

“殿主,用不着如此大的阵仗吧。”夏浪以为是神殿的殿主所为。

殿主也是纳闷到极限,他没又搞这些事,到底是谁在搞事?于是他连忙起问神殿的其他人。

很快,殿主便得到了回复,是那些人自发的。

夏浪听到这个答复,看向一直在发呆的宫主与府主。

宫主与府主也是呆呆的看着夏浪。

“你们怎么不说话呀。”夏浪问他们。

宫主道,“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是啊,我们已经无话可说了。”府主也是说了自己该说的话。

他们如此说,夏浪更是没话可说,在原地傻站着。

“夏公子,小女名翠花,想请夏公子到府上用餐,可以嘛?”

一个长相颇为漂亮的姑娘来到夏浪的面前,对夏浪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夏浪听到她的话,有些懵逼,“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我和你很熟嘛?”

这话很是伤人,他以为可以把这个姑娘气跑,不曾想,这个姑娘依旧笑的像花儿一样,对自己继续说着话,便看向宫主与府主。

宫主与府主思索一番,答应了这位姑娘。

夏浪与宫主和府主辞别了殿主,跟着姑娘来到了她的府上。

“你的府上咋就只有你一个人?”夏浪本来以为她的府上会有很多人,才会过来的,现在,看到她的府上,只有她一个人,觉得自己来的不对。

姑娘笑了笑,“我刚才不是已经对你说了,我的姓名吗?”

这个名字和她的府上有什么关系|?夏浪一时没有想明白,便看着府主与宫主。

府主与宫主大惊失色叫了一声,不好,带着夏浪打算跑出去,结果,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女子变成了一团非常大的花,只不过,花的颜色从叶到根茎都是黑色。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邪兽,而且,还敢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真是可恶啊。”宫主怒喝。

府主也是大吼,“我们与你有何冤仇,你要这么对我们?”

像一朵花的邪兽哈哈大笑,“我也是听到黑雾说,他们碰到了一伙人,本来打算能把他们做成菜肴,没想到却被他们逃了,然后呢,我让他画出你的画像之后,发现是你们,就跟着你们,然后又把你们引来这里。”

夏浪听到他们的话,无语的笑了笑,他抬头看着那朵像是花的邪兽道,“你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我听说你们之中有人不惧怕我们邪兽的攻击,所以,我想试一试。”像花的邪兽如此说,夏浪笑了笑。

他笑完,又道,“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

像是花的邪兽以为夏浪是害怕,笑道,“怎么?害怕了?”

夏浪笑了,“我是为你着想。”

像是花的邪兽怒了,“你再说一遍。”

夏浪没有纠结,他道,“我可以随时从这里出去,所以,你还是把我放了,我念你修炼到今天也不容易,我并不想伤害你。”

像是花的邪兽更加的恼怒,它忍不住对夏浪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如此攻击足以摧毁一个人。

但是,夏浪现在的实力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所以,它的攻击对夏浪无效。

她起初以为自己是无敌的,所以,对夏浪的攻击毫无保留。

当她看到自己的攻击是无效的,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完全无法理解是怎么回事?

夏浪发现她的攻击对自己果然是无效,登时哈哈大笑。

本来还在害怕的宫主与府主则是懵的,他们无法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公子,你是如何做到的。”宫主问夏浪。

府主道,“如果夏公子学会了低于邪兽攻击的功法,可以教教我们吗?”

夏浪听到他们这么说,笑了笑,“这是不能告诉你们的。”

像是花的邪兽此刻已经是怒气填满了心智,分不清是非对错看了,她开始对着夏浪等人胡乱的攻击。

夏浪看到她的攻击不再针对自己,而是对准宫主与府主,开始用身法为他们抵挡。

宫主与府主知道自己拖了后腿,所以,他们都是躲在夏浪后面。

他们像这样左右飘逸,也不知道多久。

夏浪知道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但是,他同时也知道一个问题,自己的攻击对她是无效的。

怎么办,他的攻击无法伤害自己,自己的攻击也无法伤害她,岂不是等于互相再抵消。

但是,好在自己的防御是无限的,她的攻击不是。

夏浪想到这里,便开始专心的帮宫主与府主抵挡。

像花一样的邪兽攻击了夏浪不知道多久,渐渐的人,也清醒了过来,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夏浪没事,自己也会有事,但是,自己如果就这样逃了,就太没面子了。

“我们停战,怎么样?”像花一样的邪兽主动求和了。

夏浪也是这么想的,便笑了笑,“那你先放了我们,怎么样?”

像花一样的邪兽便将夏浪等人放了出去,然后又变回女子的模样。

“你们邪兽到底是什么物种,如此厉害,潜伏在我们星云大陆,到底意欲何为?”

那个名叫翠花的邪兽笑了笑,“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我们是醒来,便在这个地方了。”

夏浪听到她这么说,半信半疑,不过,也没有再追问,“那你对以前的事,还记得多少?”

“都记得,我记得我们应该是来自一个和这里差不多的地方,然后,我们也是被许多人再围剿,后来,也就不再怎么记得了。”

名叫翠花的邪兽如此说,夏浪叹了口气,“你知道她说的地方是何处吗?”

宫主与府主都是摇了摇头,夏浪便叹了口气,没有再瞎问。。

他们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站着,从白天站到了黑夜,都像是在比赛一般,都是拼命的站着,谁也没有先说一句话。

这个时候,有人从府邸外走进来,“这里不错,我们就在这里瓜分刚才偷来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