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女生小说>把云娇> 第932回 日思夜想的人

时候还早。”她看了看天色,又回头看蒹葭提议道:“不如咱们走回去吧?”

“好。”蒹葭见她神采奕奕的,自是欣然同意。

云娇去接她手中的那坛子羊羔酒:“来,我帮你。”

“姑娘拿这个吧,酒重。”蒹葭将猫食给了她。

主仆二人并肩往回走。

云娇在这条路上来回许多趟了,还从未觉得这一路的风景这样好看过,无论树木还是良田,看着尽皆悦目,哪怕是路边的杂草,她都觉得生趣盎然。

如此走了一路,也看了一路,两人直到傍晚才到家。

李嬷嬷已然预备好了夜饭。

云娇说要自己吃夜饭,待蒹葭同李嬷嬷将菜都端进屋子,她便关上了门。

李嬷嬷瞧她有些不对,拉着蒹葭到厨房去问话:“今朝出去可是遇见什么了?姑娘怎么还吃起酒来了?”

“嬷嬷,你不知道,你不问我也想同你说呢。”蒹葭拉着她的手:“今朝,东岳国的使者来了,那个使者的夫君,戴着面具,姑娘却一口咬定那是秦少爷,说秦少爷还活着,这么大的喜事得吃两盅。”

“什么?”李嬷嬷大为震惊:“你看清楚了?真的是秦少爷?”

“我也不能确定。”蒹葭挠了挠头,有些为难:“看举止,是像秦少爷,可脸上戴着面具,谁也看不清他的长相,姑娘非笃定说是他。”

“当初,是三姑爷亲眼所见,秦少爷身受重伤,活不成了。

这怎么会……”李嬷嬷半信半疑,看着蒹葭:“姑娘不会是看错了吧?”

“我也不知道……”蒹葭迟疑着摇了摇头。

她也不知道姑娘是根据什么判断那就是秦少爷的,她实在不敢断定。

李嬷嬷看着云娇屋子的方向,叹了口气:“万一不是,那可怎么好?”

屋子里,云娇面带红晕,吃了一盅酒,呛的直眨眼睛,她吃了口菜,嘀咕道:“秦小五,你最没良心,还活着都不给我个信……”

秋夜,更深露重。

蒹葭又添了件外衫,给李嬷嬷拿了褙子:“嬷嬷,不然你去睡吧,我守在院子里就成了。”

她说着,回头朝云娇屋子看了看。

“姑娘吃了酒,又不让人进去,我不放心呐,睡也睡不着,等姑娘睡了再说吧。”李嬷嬷也扭头看了看,心里的忧虑更重:“若真是秦少爷回来了,不可能不来看姑娘,我看八成是你们看错了。”

“可是,那人还用马鞭抽破了茹少爷送姑娘的枕头。”蒹葭又想起这事来。

“还有这事?”李嬷嬷一愣:“你怎么不早说?”

“我先前没想起来。”蒹葭又将事情大致的说了。

李嬷嬷听了,又觉得有些像:“那你说,会不会就是秦少爷?若真是不相干的东岳使者,又何故做出那样的举动?”

“我觉得也是。”蒹葭点头。

屋子里,云娇脸色酡红,低头端详着跟前的两把篦子,还有手腕上那只玉镯。

她吃的有些醉了,伸手去点篦子,却点了好几下才点到。

她闭着眼睛醒了下神,又睁开。

现在小五回来了,还带回了他的妻子,那这些东西……

她是不是该将这些东西都收起来了?

他成了家,她不能给他添麻烦,这几样东西……还是用来压箱底吧。

她起身,开了箱子,取出一方洁白的新帕子,摊在了桌上,将两把篦子摆了上去,抬手摘镯子,却又有些舍不得。

手顿了片刻,终究还是摘了下来,将镯子摆在了两把篦子上,缓缓地包了起来,捧起来却不曾舍得放到箱子里去,反倒贴在了心口。

外头,有人敲院门。

蒹葭同李嬷嬷对视了一眼,这个时候,会是谁?

会不会是?

两个人眼睛都是一亮。

“一道去看看。”李嬷嬷说是起身,二人并肩去了院门后。

外面又传来叩门声。

“谁呀?”蒹葭小声问了一句。

“是我。”温和的嗓音传了进来。

蒹葭一愣,激动的拉着李嬷嬷的手跳了起来,话都不会说了:“是……是是……”

“是秦少爷!”李嬷嬷也激动极了,抬手抽开了门栓。

“吱呀——”

前些日子新安的两扇红木门开了,秦南风抬脚走了进来:“李嬷嬷。”

李嬷嬷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伸手捂着嘴忍住哽咽,看着他依旧如同从前一般的容颜,只是瘦了不少,看起来比从前更深沉稳重,半晌说不出话来。

蒹葭在一旁,也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太好了,秦少爷真的还活着,姑娘没看错,往后,姑娘再也不必对着玉镯暗自神伤了,再也不必彻夜辗转难眠了。

“小九呢?”秦南风也没心思同她们叙旧,只想快些见到云娇。

“在屋里。”蒹葭指了指云娇的屋子。

秦南风大跨步走了过去。

“太好了,蒹葭,太好了!”蒹葭高兴的拉着李嬷嬷的手,眼泪往下直掉。

“谁说不是呢。”李嬷嬷抬手擦了眼泪:“先将门落锁吧。”

“我来。”蒹葭拿过门栓。

“你轻点,别打搅了他们。”李嬷嬷连忙叮嘱。

“我晓得。”蒹葭泪珠还挂在脸上,便笑着点头。

云娇兀自捧着帕子,心绪复杂,便听门叫人推开了。

她下意识的抬眼。

只见那少年郎推门而入,满面和煦的笑,带着磊落不羁的少年意气,一如从前,他柔声唤她:“小九。”

“小五……”云娇呢喃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红着眼睛怔怔的看着他。

“过来。”秦南风张开双臂往前走着,口中唤她。

她吃了酒,醉眼朦胧的似乎才醒过神来,将手中的帕子放在了桌上,跌跌撞撞的扑向他。

“小九。”秦南风将她抱了个满怀,下巴靠在她脑袋上,谓叹了一声。

日思夜想的人,终于真真切切的抱在怀里了。

云娇哽咽着锤他胸膛:“秦南风,你混蛋,你还知道回来,我真以为你死了……”

“怪我,都怪我。”秦南风将她抱的更紧了些:“害你担心了。”

“就怪你。”云娇用力推他,怎么也推不开,却仍旧不屈不饶。

“你这是吃了多少酒?”秦南风任由她折腾,兀自抱着她巍然不动,闻见她满身的酒气,不由好笑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