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女生小说>豪门妻约:我老婆说得都对> 第八百零三章真不是有意的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是我将黑子带到沈卫的面前,是我唤醒了他的良知……你可能不知道,良知对于梁宽身边的人来说,是最大毒的毒药,见血封喉当场毙命……”她用手抹了下眼睛,呼出来的白气一团团散开。

云锦觉得刚才在火锅店里储存下的热量和力气全都被风吹散了,此时他通体透凉,手心里却全是冷汗。

好不容易揪住手指握了一下,“够了,不要再往下说了!”

萧红哼一声:“你是不敢听还是不愿听?可这就是事实,你不是一直好奇吗?你不是一直都想替梁宽做个不一样的专访吗?这些听起来是不是很不一样……”萧红说到这又忍不住停下来狠狠吸了一口气。

有些事捱过去了她此生就再也不愿提,今天既然把什么话都讲出来了,她也无所谓再留着什么东西。

她抬起头来再度看向云锦,可几米开外的那道颀长身影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堪。

“不过,你在报道之前,还是先回去问问你的上司,看他是不是会让你报道,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得罪梁宽的准备,但是我怕他的准备不够。”萧红声音已经沙哑难辨。

萧红用最后一点力气喊完,沙哑的声音散在风里面。

长街空冷,路灯昏黄地照在她脸上,身影已经变的模糊了,可云锦还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脸和五官。她没有哭,只是被头发盖住一点的眼神看上去有些悲伤。

云锦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身上已经一点温度都没有了,就连手心里的冷汗也都被风吹干。

他只是不断摇头,然后喃喃自语:“为什么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他轻声念着,然后慢慢转身。

萧红依旧站在那里,看着那道背影转过去,两边的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细长,终于越走越远了,这是一个目送他离开的过程,直到云锦的背影在长街尽头与夜色融为一体,彻底消失,她才重重喘了一口气。

终于…终于走了!

她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双腿软下来,到最后干脆抱住自己的膝盖蹲到地上。

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自己会用最残忍的一种方式——自己亲述,将当年的事公之于众,如同自己亲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层层撕开,露出里面藏住的烂肉给他看。

真疼啊,她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疼,疼到浑身发凉,连走回去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萧红跟云锦见面的同时,阿海将电话打到梁宽那里,“宽爷,萧红八成是疯了……”

梁宽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只是想逼一逼她,这些年他一直是这么控制萧红的,没想到这次真到了她的极限了,“她那边你看好就行,那个记者,我会处理的。”

阿海说,“宽爷,据我的观察,那个记者是真的将萧红当朋友了,至少也是同情她,如果上面催的不紧的话,我看他未必会报道出来。而且这次郭越亲自过来,是谁指使的明摆着的事,云锦到底是周以沫的人,只要他不过分,我们没必要多得罪一个人,您说呢?”

道理梁宽何尝不知道?但最近发生的事都脱离了轨道,他这次是真怕事情失控呀,等了一会阿海见梁宽没回答,接着说,“要不,我找郭越谈谈?”

阿海是真心不想跟秦叶夫妇翻脸,他在徐东身边很久,自然是了解徐家人的。不错,徐家是很可怕,但是要他在秦叶跟徐家中选的话,他宁愿选择不得罪秦叶。

梁宽是何等精明的人,自然知道阿海心里想什么,他说,“那行,希望郭越识趣。”

挂了电话之后,梁宽想了一会,直接拨通了周以沫的电话。此时,周以沫正在跟徐艾佳逛街,温漪不知从什么地方过来,狠狠的撞了徐艾佳一下。

周以沫眼睁睁看着徐艾佳摔在了地上,而一旁的温漪还一脸的幸灾乐祸,“这么大的人了,走路都能摔跤,真是的!”

周以沫见徐艾佳摔倒被吓坏了,眼睛瞬间赤红,狠狠的瞪着温漪,“都是你,我姐最好没伤到哪里,否则,我跟你没完!”

温漪看见充血的眼睛,瞳孔骤缩了一下,强装镇定的说,“管我什么事?”

周以沫没理她,忙蹲下扶起徐艾佳,“姐你没事吧?”

“疼,我的肚子……”徐艾佳痛苦的皱着脸,手抚在小腹上。

周以沫往下看了眼,就看见一丝血迹从徐艾佳的大腿下溢了出来,“姐,你……”

温漪看到这一幕也吓坏了,在一旁摇手,“不管我事,不管我事……”

周以沫现在顾不上温漪,对一旁的保镖吼,“快,送我姐去医院……”

就在保镖要上前时,秦叶正好过来,他是来接周以沫的,看到这一幕,也顾不了许多了,抱起徐艾佳就往外走。

秦叶过来了,周以沫镇定多了,她在经过温漪身边的时候,狠狠的剐了她一眼,“我没想到你这么丧心病狂,连孕妇都不放过,要是我姐跟孩子有事的话,我跟你没完。”

其实这时候温漪已经吓傻了,徐艾佳怀孕了吗?她一点也不知道呀,要是知道,打死她也不会这么做呀,“我真不是有意……”

周以沫才没功夫听她说话,将她给推到一旁,追着秦叶而去,温漪看着一群人离开,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几个女人有仇?”

“谁知道呀,不过,看这光景,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我看,是小三遇到原配了吧,你没看见那个男人吗?帅成那样,女人为他拼命也正常。”

“嘘,别乱说,一看就知道这男人不简单,要是听见了你就完了。”

“我总觉得跟在后面的那个女的有些眼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我记起来了,是周以沫!”

“周以沫?是秦少的太太周以沫吗?”

“是呀,你快看我这有她的照片。”

“还真是,那刚刚抱着孕妇快步离开的男人难道是秦少?”

“哎呀!说不定还真是,那个男人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进来,长得也超级帅,真是秦少!”

“但是他抱的女人是谁,看上去也很眼熟。”

“关键是,周以沫还叫她姐,你说她跟周以沫什么关系?”

“要是这样的话,那个推人的女人惨了。”

“……”

温漪耳力非常的好,人群的议论他几乎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她承认,她有错,但不是不知道徐艾佳怀孕了吗?

不知者不罪,她不怕的。思及此,她忽然抬脚朝外走去,浑身上下满是骇人的冰冷。

离市中心最近的一个医院,周以沫看着徐艾佳被推进手术室,她一颗心脏也揪了起来。

最近她一直都忙公司的事,要不是徐艾佳忽然摔倒她都不知道徐艾佳怀孕了。这可是徐艾佳的第一个孩子,真要是有事,她真的会崩溃。

不行,她的给徐艾佳找最好的医生,周以沫立马掏出手机打电话。

就在这时候,梁宽的电话来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天皇老子的电话,周以沫也没心思管,她果断的将梁宽的电话给挂断了,打给了秦氏的王牌妇科医生贺微程。

梁宽自从三十岁之后,还从来没人敢挂他的电话过。但是,周以沫竟然这么做了,他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可还是犹如在梦境,感觉太不真实了。

可不管他愿不愿意相信,这都是事实,梁宽那张一直都看上平静的脸,逐渐变得狰狞起来,他站了去路,在心里默念着‘周以沫’三个字。

周以沫这边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她甚至都没看清是谁的电话。她一门心思都在快点救徐艾佳上。好在那医生一听徐艾佳现在情况危急,便立即赶了过来。

“贺微程,我姐就拜托你了。”周以沫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因为周以沫没什么架子,虽然是太太,但之前张浩然住院,徐志住院,还有陶桃的父亲住院……周以沫经常到医院,也就跟医生们厮混熟了,有的时候还开开玩笑,跟朋友似得。

所以她在贺微程面前说话也随便,有什么说什么。

贺微程知道徐艾佳的身份,哪里敢马虎,嘴上也下意识脱口而出:“我出面你放心。”

说完,立即朝手术室走了去。

秦叶走近,站在周以沫身边,看着手术室门口,“老婆,你放心吧,佳佳不会有事的。我已经通知了蔡家明,他正在往这里赶。”

周以沫放心才怪,她热锅里的蚂蚁似得等在手术室门口。一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才再次打开,贺微程走了出来,摘下口罩,笑着看向周以沫,“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周以沫顿时更紧张了,脸色也变得严峻,“坏消息。”

“准备一下,你姐要住院了。”

周以沫两只手紧紧握了起来,心里有些悲凉……

秦叶伸手握住她的手,无形中给她打气,又冷漠地问贺微程,“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大人和小孩都保了下来。”

周以沫眼睛一蹬,几乎是贺微程的话音刚落,她就抬脚踹过去,“你有病啊还坏消息!你吓死我了!”

贺微程刚要说什么,徐艾佳被护士给推出来了,周以沫见了赶忙跑过去,看见徐艾佳恢复了些血色,她才松口气。

“老婆,老婆,你怎么了?”这时候蔡家明也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几乎是扑到徐艾佳的身边的。

秦叶一把将他给拽开,“你老婆没事,让点道出来,让护士将你老婆送到病房里去,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这边蔡家明刚刚闪开,护士就推着徐艾佳向病房而去。蔡家明听秦叶的话之后,一颗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

“谁撞了我老婆知道吗?”知道徐艾佳母子平安,蔡家明关心起另外一件事来。

竟然敢撞他老婆,真是吃了豹子胆,不管是谁,蔡家明一定会让她脱一层皮。

秦叶瞥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可是我们将你老婆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