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网游小说>永恒美食乐园> 第186章:提前交卷

这个现场手工特制的“漏嘴”,其实就是粗简的裱花袋,面点师经常用来装饰蛋糕的工具。

要说这一手的灵感么,还多亏了「异世界食堂」的闭关旅行。

他的猫之中华屋,完全继承前身,一些西式洋食糕点的工具,应有尽有,夏言在一次次废作的尝试中,某天偶然记起前世曾经有名厨在电视节目上这么做过,就自己动手试试看了,结果鼓捣出来的“非面”,质量高得吓人!

“哧溜——”

反复几次的装填,反复对纸质裱花袋挤压,直到热水锅快要装不下面条了才停手,而夏言刚刚揉捏揉洗的虾肉泥也恰巧消耗干净了。

以雷花的视野。

一丝丝,一条条的虾面,从裱花袋顶端飞射出来成形,并坠入热水锅的时候,此前逸散出来的“冰鲜味”,忽然间消失无踪。

就好像味道被手指并拢的双掌,捂得死死的,再无一丝的泄漏,完完全全的,收拢凝缩到了面条内部!

突然,雷花目光一凝。

她看见夏言拍拍手,瞥一眼锅子里没几分钟就要捞起沥干净的面条,蓦地举起了手,嗓音在月亮清辉笼罩的古老「斗味场」传开:

“雷华夫人,您喜欢吃什么样的「非面」?”

城楼上。

与仙女阿贝齐名的女厨师,满脸错愕地说:“我?”

“对。”

“炒或煮这些烹调方法。”

闻言,雷花来了兴趣:“炒或煮,是大方向的吃法,太广泛和笼统了,你具体能做出多少种风味面食呢?”

这考生和考官间的问答,立刻引起了关注。

韩武、刘昴星和兰飞鸿,都在凝神倾听。

只听夏言用从容不迫的声音说:“汤面我会做,凉面没问题,炸酱面也没问题!”

雷花挥挥手:“说出你最自信,最有把握的‘推荐’吃法。”

“炒——”

夏言只吐出这么一个字。

说着,只见夏言突然抓取网勺,把热水锅里的虾面,一勺就尽数打捞起来,并浸到准备好的铜盆里泡凉水。

然后雷花和刘昴星等人,才惊愕发现,夏言的灶台,不知何时早就生好了火,而且此时火势刚刚达到第一阶段的高峰期,简单说,就是火候正旺,正红火。

“嗞嗞。”

灶火温度最为直观的表现,就是夏言把炒锅架上去,没几秒钟,洗锅残留的水珠就嗞嗞暴跳并在肉眼可见的蒸发消失。

别说站在高处纵观全局的雷花了。

哪怕之前在专注做自己菜品的刘昴星、兰飞鸿,也在这迅速铺开展开的烹调料理画面中,感受到了一股老道老成、水到渠成的气场。

这无关其它,就是经验、熟练度的体现。

只是。

除了仿佛吃饭喝水的流畅自然,刘昴星觉得这位夏先生的身上,还有他授艺师父丁油那样的自信心,对厨房,拥有着领域开无双般的掌控力!

而目睹夏言把锅子热好,下油,「斗味场」响起第二阵刺耳的嗞嗞嗞声响。

城楼上的雷花,才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

她这回是真的吃惊了,“你不是在做‘试作品’!”

抬头看看天色。

没有现代的计时工具,雷花估摸着,现在时间最多也就夜晚八点钟左右,距离午夜凌晨,考试结束,仍有整整两个时辰、四个小时!

再看看其他考生的进度。

刘昴星在熬煮‘鱼汤’,过一会,他的第一次试验作品才会出炉。

韩武、兰飞鸿处,或慢或快,但总体来说,这几个人的进度都在一个频道上。

“啊!”

听雷花这么喊,夏言也没反驳,刘昴星不免惊叫。

“这样的临场发挥,临场构思的食谱,不多进行几次尝试,修修改改,真的可以呈交上去吗?”刘昴星说。

兰飞鸿脸色精彩:“再如何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刚创作,就是完美无缺陷,根本不需要修补改良的……经典传世食谱!”

韩武干脆就是摸光头,喃喃低语:

“在时间充裕,允许几次尝试和失败的情况下,丢掉所有的容错率,第一次作品就是呈交上去的最终答案吗……”

“这……”

他也不知道怎么评价,是大胆,狂妄,无知,亦或者是胸有成竹?

看见夏言起锅热油,不疾不徐地开始调制酱汁,那个有条不紊的影子,看得韩武眉眼狂跳,心中严重觉得是后者!这是一个无法用常理揣度的“怪物”!

就如在第一轮,他用自己的发挥,硬生生挥刀,把5个名额,强势砍成了如今的4个!

目光扫过那个影子。

再瞧瞧刘昴星、兰飞鸿,韩武心中发出了弱者瑟瑟发抖的呐喊声:

“为什么这一届考核,怪物扎堆啊!为什么!”

……

安静!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古老的「斗味场」,气氛显得寂静。

韩武、刘昴星、兰飞鸿,或放缓了自己的工序,放轻声音,或者索性暂停,抱臂立在自己的厨台里,目光就锁死了一直发出“嗞嗞嗞”爆炒声的地方。

当锅铲一收,炒锅的食物装满一个盘子的时候,「斗味场」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像是进入了某段无声静默电影。

哒哒哒。

是雷花的脚步声,她从城楼下来了。

而要知道原著里面,这位女性主考官,是考试结束敲钟的时候才第二次下场。

“你确定要提前‘交卷’吗?”

站在了灶台的正前方,雷花盯住那个拿毛巾擦汗的身影。

她眼眸有一些闪烁。

话说坐镇特级考核担当主考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雷花恐怕是首次见到在第二轮的最终决战环节,提前足足四个小时“交卷”的考生。

闻言,自认为剧情已崩,已经没有伪装下去的必要了,夏言弃疗般的点头:“是的,这就是我「非面」的答案。”

他指了指灶台上,冒热气的盘子。

雷花哑然一会,才瞥了瞥四侧其他考生和他们的灶台,突然这么说:

“你知道吗。”

“既定的品评环节,其实是你们四个人,互相品尝,互相打分,然后由我来决定谁会合格。”

“在原有的环节,我可能不会吃任何人的菜品。”

多的,她没讲。

这些话语,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一句潜台词——

提前交卷。

就要直面她这个主考官的“舌尖”和“食欲”!

与她的胃口,正面交锋!

该给的警告已经给出,雷花说完,就紧盯夏言的眼眸,却不料对方笑了笑,转身去拾取一双干净的筷子,奉上来:

“请品尝。”

“我的「非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