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四圣诛天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虱

埋骨荒漠边缘地带。

此时的李宇轩与诸葛瑾还在回忆着几息前的那匪夷所思的一幕。

“诸葛兄,刚才那是什么?”

李宇轩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几息前的案发现场。

“没有,我刚才只见到一阵风刮过。”

“至于风中隐藏着什么,我并未看清楚。”

同样面带疑惑的诸葛瑾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已然变成一堆白骨的黑翼鸦。

“既然这样······”

“那就再试试,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说罢,李宇轩直接将噬天蚁群放了出来。

只见它们刚一现身,便兴奋的围着李宇轩转了起来,最后纷纷落到了他的双肩上。

李宇轩见状后。则抓出一把低阶丹药喂食噬天蚁群。

这群小家伙在吃饱喝足之后,便按照李宇轩的指示,直蹦黑翼鸦的骸骨而去。

这噬天蚁群刚一进入埋骨荒漠。

那一阵诡异的血红色烈风再此现身,其目标直指噬天蚁群。

仅仅眨眼的功夫,这股血红色烈风便将噬天蚁群围了严实。

由于烈风里夹杂着埋骨荒漠内独有的血红色砂砾。

故而,李宇轩与诸葛瑾很难看清楚其中的情况。

不过,单单听闻从中传出的阵阵虫鸣声,还是能让人猜想到战况的激烈程度。

数十息过后,那阵诡异的血红色烈风竟然呈现出溃败之势,并最终消失不见了。

噬天蚁群在获胜后,顿时发出了阵阵兴奋的鸣叫声,并齐齐回到了李宇轩的身边。

紧接着,其中一只噬天蚁将一具仅有玉米粒大小的血红色虫尸吐到了李宇轩的手心里。

“这是?”

看着手里的血红色虫尸,李宇轩突然发现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虫子。

诸葛瑾见状后,也十分好奇的凑上前来,并紧盯着李宇轩手里的那具血红色虫尸。

“玄宇兄,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虫子。”

“只是这一时半会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几息后,李宇轩与诸葛瑾几乎同时记起了关于这血红色的虫尸的来历。

“血虱······”

话说这血虱也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奇虫。

它们与噬天蚁一样,也是属于群居类的奇虫,往往一出动便是数十万之多。

其所到之处尸骸满地,生灵涂炭。

曾经也有强者想要清剿血虱。

但无奈其繁殖的速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玄宇兄,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碰到血虱。”

诸葛瑾面露担忧之意。

毕竟他们并不清楚埋骨荒漠内究竟有多少血虱。

“血虱又如何,我手里可有它们的天敌噬天蚁。”

“正好将它们作为噬天蚁的食物。”

李宇轩似乎并不担心这血虱的数量问题。

反正这血虱来多少,这噬天蚁就能吃掉多少。

“话虽如此。”

“但我们在进入埋骨荒漠后,还需步步谨慎。”

诸葛瑾也知道李宇轩在赌血虱会感应到其天敌噬天蚁的存在,从而对其构成足够的威慑力。

其实他的担忧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虽说李宇轩手里有噬天蚁,但其数量上还是太少,仅有区区三十几只。

最麻烦的是这噬天蚁还是幼体,而并非是成熟体。

要知道血虱的数量极其庞大。

而当其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便能弥补质量上的差距。

“那是自然,咱们走吧。”

“我倒要看看着这血虱在天敌噬天蚁面前还能嚣张几时。”

李宇轩将半数噬天蚁放在了诸葛瑾身边,随后踏进了埋骨荒漠。

诸葛瑾见状后,则紧跟其脚步,走进了埋骨荒漠。

紧接着,他并将两张金色的符箓递到了李宇轩手里。

“这是高阶隐身符箓。”

“一旦碰到无法控制的局面,便迅速将其用掉,以求脱身。”

“多谢,”李宇轩将这两张符箓收了起来

这刚一踏进埋骨荒漠,一股夹杂着血腥味的暴虐气息便迎面扑来。

“玄宇兄,小心了。”

“看来此地的并非只有血虱那么简单,”

手握弑神签的诸葛瑾十分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确实如此······”

“若是心智不坚定者进入此地,定会在这暴虐气息的侵蚀之下逐渐迷失本心。”

“最终沦为只知杀戳的行尸走肉。”

李宇轩指了指不远处还在搏杀的独角羚。

“你且将这静心符贴上。”

诸葛瑾又递给了李宇轩一张绿色的符箓。

李宇轩也不给诸葛瑾客气,伸手将其接了过来,并贴在了长袍上。

刹那间,一股沁人心扉的寒意遍布其全身,让人感到无比的爽快。

半个时辰后,李宇轩与诸葛瑾已经快接近埋骨荒漠的中心地带。

这一路走来,除了遍地的血红色砂砾之外,便只有无数的尸骸。

不用说,这肯定是血虱的杰作。

虽说这些尸骸让人头皮发麻。

但这二人却并未遭遇到血虱的袭击。

也不知道这血虱是不是感应到了天敌噬天蚁的存在,故而选择避其锋芒。

怒水城。

一名身穿绿色长袍的男子此时正在酒楼饮酒。

而在其对面,则坐着一名黑衣男子。

这黑衣男子正是那玄飞。

他是在接到万魔谷谷主藤森的指示后,这才来到这怒水城等待毒麟的。

没想到与之见面后,会是这种情况。

“没想到我八爪火螭一族,居然有一天会与万魔谷合作。”

绿衣男子一脸的不屑的。

“你便是毒麟?”

玄飞把玩着手里的酒杯。

毒鳞似乎并未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他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

在他看来,离焚选择与万魔谷合作,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再说了,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毒鳞也不习惯有人在一旁指手画脚。

如若不是离焚再三要求,生性孤傲的毒麟压根就不会来与万魔谷的人碰面。

玄飞见毒麟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他也不着急。

因为他的耐心历来都很好。

一刻钟过后,毒麟终于开口了。

“我不管你是谁,又或者来自哪里。”

“若是想与我合作,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在这一瞬间,玄飞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说实话,从蛇盘山离去之后的玄飞本就憋着一肚子没地儿发泄的邪火。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李宇轩当做枪来使唤。

更气人的是,他在忙活了半天之后,结果好处全部落在了李宇轩的手里。

而他连半根毛也没捞着。

于是乎,此时的毒麟便正好撞在了他的枪口上。

“看来你并未搞清楚状况。”

“首先,我并不是你的手下。”

“其次,就算没有你,他们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玄飞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如此看来,你我也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说罢,毒麟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并起身离开了酒楼。

玄飞见状后,也懒得与之废话,并任其离去。

在他看来,与毒麟这种人合作,完全是多此一举。

毕竟凭借他的实力,完全能够独子完成这个任务。

不过,前提必须在李宇轩出手之前将其制服。

在他看来,毒麟全身上下除了那身阳实境后期的修为外,再无半点可取之处。

“你既然要去打头阵,那就去吧。”

“我也顺便看看这个叫做玄宇的小子,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逆天。”

在说到这里之后,玄飞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其实玄飞应该庆幸这是在怒水城。

若是换成在其他地方的话,毒麟早就出手了。

一直以来,这疯子的脾气就不怎么好。

别说是外人了,就连八爪火螭一族的族人胆敢对出言不逊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向其痛下杀手,更不用说与他没有丝毫关系的玄飞了。

蛇盘山顶峰。

五爪金鳞蟒在经过了这些时日的调养后,伤势几乎痊愈了。

但,被夺走的真龙之气却依旧是它心里最大的痛处。

于是乎,它便决定一路追寻李宇轩等人的气息,去夺回本就属于自己的真龙之气,以此来铸造完整的真龙之躯。

至于这半路杀出来,并坏了它好事的玄飞,也是目标之一。

若不是玄飞这个“救兵”杀了五爪金鳞蟒一个措手不及的话。

它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小辈,你们给我等着。”

“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每当想到这里,五爪金鳞蟒就气的直咬牙。

埋骨荒漠。

李宇轩与诸葛瑾依旧在向囚城所在的位置前行着。

这一路上,依旧只能见满地的尸骸,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此情此景,让每一个路过此地的修真者都感到十分的压抑。

“看来这埋骨荒野,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奇珍在吸引着这些妖兽?”

“它们居然会不畏生死的来到这里。”

李宇轩抬手指向不远处一具十米多高的骨架。

“据我所知,能够吸引妖兽的物品”

“其一为血脉传承,其二则是奇珍异草。”

“至于法宝,功法之类的东西,则对妖兽构不成太大的吸引力。”

诸葛瑾对此事也感到很好奇。

“有可能······”

“不过它们殊不知诱惑的身后,往往都是万丈深渊。”

“稍有差池,便会落到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然而就在这二人说话的时候,周围突然凭空出现了血红色的浓雾。

从中更是不时传来阵阵虫鸣与妖兽的惨叫声。

对此,丝毫不敢怠慢的李宇轩则将‘雪舞’剑拿了出来。

很快,一团寒气所形成的白雾便便将这二人护在了其中。

而诸葛瑾则打出了一张白色符箓。

几息过后,距离他们不远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阵剧烈的旋风。

不过几个呼吸间,周围的血红色浓雾,便被其驱散的一干二净。

而李宇轩与诸葛瑾见状后,便紧跟着这股旋风的脚步向前疾。

数十息过后,匍匐在这二人衣衫上的噬天蚁群,突然变得异常急躁起来。

只见它们此时正在不停的摩擦着利齿,似乎前方存在着什么让它们异常兴奋的东西。

与此同时,李宇轩正在极力压制着即将暴走的噬天蚁群。

如若不是他的极力压制,噬天蚁群恐怕早就蜂拥而上,前去一探究竟了。

诸葛瑾在发现噬天蚁群的异常之后,便在第一时间打出第二张白色符箓。

只见这两股旋风瞬间融合在一起,并形成了一股更加猛烈的狂风。

仅仅不到一支烟的功夫,方圆数百米内,已再无丝毫血红色浓雾。

伴随着这血红色浓雾的消散,一副一丈有余的巨大黑色骨架便出现在了李宇轩与诸葛瑾的视线内。

直到此时,这二人才发现这血红色浓雾,正是从这巨大黑色骨架内散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