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四圣诛天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契约

此时此刻,婴啼,鲲浪这对难兄难弟正紧盯着眼前这个能够给他们带来渴望已久“自由”的黑衣男子。

李宇轩在对上鲲浪与婴啼那两双急不可待,且火辣辣的目光之后,则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紧接着,他不慌不忙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小子,你莫非是在戏耍我兄弟二人?”

鲲浪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散发着黑色雾气的匕首。

大有一言不合便会取其性命之意。

李宇轩似乎并不在意鲲浪是否会对他出手。

因为接下来,他竟然点上了一只烟。

在几番吞吐了几口云雾之后,这才开口问道。

“你们二人可知道山河社稷图?”

在这一瞬间,鲲浪,婴啼几乎同时回应道。

“那不是传说中属于女娲娘娘的顶阶灭圣之器吗?”

李宇轩见这二人既然知晓此物,那就好办的多了。

于是乎,他右手一翻,山河社稷图便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便是山河社稷图。”

“此物可容日月,可纳山川。”

对此,婴啼与鲲浪则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毕竟此物若是真的,就必定是顶阶灭圣之器。

但他们却丝毫没有从此物上感觉到顶阶灭圣之器的气息。

“小子,你手里的这张图是仿制的吧?”

婴啼指着李宇轩手里的山河社稷图。

“开什么玩笑?”

“这个当然不可能是真品了。”

“此物乃是由水神共工临摹后,炼制的而成的伪灭圣之器。”

李宇轩没有丝毫的隐瞒之意。

“这幅图既然是仿制的,你还敢拿出来。”

“真以为我兄弟二人是那种任人糊弄的愚昧之辈吗?”

鲲浪见这小子竟然敢拿仿品来糊弄,顿时便怒了。

“你们敢不敢赌一次?”

“赌这伪山河社稷图能将你们带出这囚城?”

李宇轩似乎并不在乎鲲浪是否会动手。

“哥哥,他们体内的禁止可是来自九阶风水法阵。”

“这伪山河社稷图虽说不是凡品。”

“但要将他们二人安全带离囚城,似乎还是有些勉强吧。”

慕容雪舞轻声在李宇轩耳边嘱咐道。

对此,目光之中透着自信的李宇轩却示意没问题。

几息过后,他这才转身看向了婴啼,鲲浪二人。

“既然如此,我就把话挑明了来说吧。”

“我十分佩服二位敢在奇珍阁做出虎口里拔牙的举动。”

“所以,很想与二位交个朋友。”

“再说了,我还没活够呢。”

“又岂敢去主动招惹鲲浪,九婴一族。”

在李宇轩的一番忽悠之下,这对难兄难弟终于暂且相信了他的这一番说辞。

紧接着,婴啼便问出了他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

“就算你能带我兄弟二人离开此地。”

“你能解开咱们体内的禁止吗?”

在他看来,离开此地只是能暂时摆脱那座能压制修真者修为的九阶风水法阵而已。

就算让他们恢复到了人王境的修为又如何。

体内那个禁止若是不能解开,那还不如就待在囚城呢。

因为禁止一旦发难,他与鲲浪说不定会因此而一命呜呼。

“呵呵······”

“婴啼兄,你想多了吧。”

“这种级别的禁止,岂是我区区窥仙境的小辈能够解开的。”

李宇轩摘下嘴角的烟头,摇了摇头。

“若是不能解开禁止,那我兄弟二人还不如就留在囚城呢。”

“至少不会丢掉小命。”

鲲浪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虽说我不能解开你二人体内的禁止。”

“但不代表其他人不能将其解开。”

“我就不信这普天之下,没人能够解开这禁止。”

“再者说,我可以助你们回到各自的领地。”

“到那时候,也可让你族内的强者来试试解开这禁止。”

李宇轩是属于那种无利不起早,绝不做吃亏买卖的人。

他已经打定主意,定要将这两个强力打手忽悠上他的贼船。

因为他已经计划好了,在去玄门走上一遭后,便直接前往位于朱雀境内的焚天山谷。

到那时候,避免不了一场恶战。

故而,他无论如何也要借此机会让鲲鹏,九婴,这两个强悍的远古一族分别欠下他一个人情。

只见婴啼与鲲浪在听闻李宇轩的一番说词之后,便交头接耳商量着李宇轩的方法到底可不可行。

说到底,在他们二人的眼中,李宇轩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与此同时,大概了解了李宇轩意思的诸葛瑾,突然在其耳边低声说道、

“玄宇兄,此事可大可小,当谨慎而行之。”

“如若不能解开他二人体内的禁止。”

“那他们二人岂不是要一直待在山河社稷图内。”

“还有,这二人万一有个什么差池,那可就麻烦了。”

“要知道,鲲鹏与九婴一族可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

不仅是他,就连天池龙王也是一脸的担忧。

“是啊,小子。”

“咱们的麻烦已经不少了。”

“这二人若是有个什么闪失的话。”

“那咱们的仇家可就又要多上两个远古一族了,”

对于这二人的担忧,胸有成竹的李宇轩则摇头示意不必担心。

“此事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数息过后。已然做好了决定的婴啼,鲲浪转身来到了李宇轩的面前。

“小子,你有几成把握让这禁止不触发?”

婴啼直接了当问道。

“八成······”

“这是我能给出的极限。”

李宇轩就知道这二人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那就是说,还有两成是你不能确定的咯?”

鲲浪接着质问道。

“二位,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摊开来说吧。”

“水神共工本身也是九阶风水师。”

“而他临摹而成的这幅山河社稷图也必定有不为人知的奇妙之处。”

“所以嘛,我只能说有八成把握,能将你们带出这囚城而不触发体内的禁止。”

“其实我大可以说自己有十成把握。”

“但我并不是那种人。”

李宇轩十分详细的解释道。

“好······”

“小子,我兄弟二人就用身家性命赌你这八成几率。”

婴啼一咬牙,同意了李宇轩的建议。

在他看来,这八成几率已经算是很高了。

“既然你们二人皆同意了我的决定。”

“那我们现在就该来谈谈离开囚城之后的有关事项吧。”

开玩笑,李宇轩岂会放过眼前这个如此绝佳的好机会。

“小子,你想要什么?”

婴啼也明白这世界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

故而,他也十分清楚眼前这个黑衣男子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助他与鲲浪脱困。

果不其然,面带微笑的李宇轩很快便递上了一张高阶契约。

“婴啼,鲲浪自离开囚城之后,不得对我以及我身边的人存有丝毫的敌意。“

“且在我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候,必须全力出手相助。”

在了解完契约的大概内容之后,脾气暴躁的鲲浪顿时便皱起了眉头。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李宇轩的条件并不过分,只是鲲浪和婴啼二人并不太习惯与人签订这种契约罢了。

“呵呵······”

“我只是给自己一个保障罢了。”

“要知道这恩将仇报,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可是非常常见的事儿。”

“至于最后一条嘛。”

“我既然帮助二位顺利离开了囚城。”

“二位难道不该在适当的时候出手相助吗?”

李宇轩如同连珠炮般的一席话,倒让婴啼,鲲浪有些无力反驳了。

“是啊,这小子说的好像还是有些道理。”

话虽如此,但这二人对契约上的条件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前面还好说。

关键是在其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必须出手相助这一条,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换句话说,李宇轩这样做,纯粹是将婴啼,鲲浪彻底与他捆绑在了一起。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并未在契约上注明到底要让这二人保护他多久时间。

是一万年?十万年?还是一百万年?

李宇轩见这二人似有些犹豫不决,作势就要将契约收回。

“既然二位觉得我的条件无法让人接受,那就算了吧。”

“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

在这一瞬间,很想一巴掌拍死李宇轩的婴啼终究还是咬牙应下了这个“不平等条约”。

“好,就这么定了。”

“不过,只有在你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我兄弟二人才会出手。”

对此,李宇轩则伸手将身后的天池龙王拉到了身旁。

“二位······”

“这位爷也是与我签到了契约的远古一族族人。”

“而我也从并未限制过他的自由。”

为了配合李宇轩的大忽悠之术,天池龙王当即便开口微笑。

“嗨!”

在这一瞬间,鲲浪,婴啼突然发出了一道惊呼。

“八爪火螭!”

说实话,婴啼与鲲浪自打一开始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了李宇轩的身上。

至于其他人,则被无视掉了。

因此一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这里居然还有八爪火螭一族的族人。

既然强悍如斯的八爪火螭一族族人都敢与李宇轩签订契约。

那就说明他肯定有让其信服之处。

既然如此,他们二人又有何不敢与其签订契约。

“那好,这契约我兄弟二人签了。”

说罢,婴啼,鲲浪分别在这份高阶契约上滴上了一滴精血,并将其递给了李宇轩。

而李宇轩在接过契约之后,也同样在契约上滴上了一滴精血。

几息过后,这张契约便腾空而起,并化作了一团金色的光团,随后逐渐消散在了众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