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肖恩的奋斗> 第七章 伟大的实验

帕尔默校长预测的没错,接下来的几天,报纸上关于肖恩拒绝参加辩论会的消息,大多采取嘲笑的口吻:

“来自南方的小丑和骗子!”

“逃兵肖恩-康纳利!”

“正义与真理的胜利——肖恩-康纳利怯战了!”

在一边倒的质疑和批判声中,安德鲁-约翰逊将肖恩定制的玻璃器皿送了过来,这是两个带有活动曲颈的玻璃烧瓶。他还回来20个金路易。

“一个子没花?你是如何办到的。”肖恩奇道。

“我拜访了许多玻璃制造商,我跟他们说,这将会是一个伟大的实验,而不仅仅是两只普通的玻璃瓶,他们可以在玻璃上刻上制造商的名字,将来会收到一大笔订单,每一个学者都会至少拥有一个。”约翰逊答道,“终于有一个制造商答应免费为我制造,我认为他很聪明。”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肖恩把桌子上的金路易划了一半给安德鲁,“这是你应得的。”

“谢谢!”约翰逊也不矫情。肖思又道:

“其实我认为你的蒸汽船可以改进一下推进系统。”

“怎么个改法。”约翰逊问。

“你可以把明轮改成螺旋桨,这样既平稳,又更有效率。”见安德鲁不明所以,肖恩用纸笔画了个草图,“这就是螺旋桨,别问我什么原理,我也不知道。”

“这就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约翰逊点点头,“这个造型嘛,好像有点意思,我可以试试。不过这好像又得花一大笔钱。”

“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投资一笔钱。”肖恩道,“前提是,如果你证明这种螺旋桨确实有用,那么就申请专利,你我各享一半的权利。”

“你只是简简单单地画了几笔,就要分我一半的权利?而我却没天没夜地跟机器打交道,也许是费心费力之后,发现自己走错了路一无所得。”

约翰逊不满地摇头道。

肖恩笑了笑:“安德鲁,我承认你说的没错,搞发明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你要知道,什么是天才?”

“你这是在提醒我,坐在我面前跟我大吹大擂的就是一个天才?”约翰逊抬头用鄙夷的口吻对肖恩说道。

“天才就是1%的灵感加99%的汗水浇灌而成的,然而那1%的灵感更加重要,因为它让那99%成为有意义的事。这是我送给你的箴言。难道不对吗?”肖恩笑道,“听说温格堡的酿酒商们准备我一尊用200公斤黄金铸成的雕像,这就是灵感的价值。”

“好吧,你准备投多少钱?”约翰逊觉得自己不应该跟肖恩争辩,那样会被对方无情地打击,他准备在金钱上讨价还价,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一千金路易!别跟我还价,我认为三百个就足够了,这还是看在你是我在圣成认识的第一位朋友份上。”肖恩伸出一根手指头,“如果你同意,我们立刻请律师来起草合同。”

“那好吧。”约翰逊点头同意,他准备把这一千金路易在一个月内全部花掉,一个子都不剩。

“那么后天晚上我希望能看到你的项目计划书。”肖恩最后道。

“项目计划书是什么玩意?”

“就是如何推进这一个项目,包括预算和成本控制,最重要的是你的每一步计划都要落到实处,直到完成,别想着坑我的钱。我会让咱们的律师盯着每一步。”

“好吧,你不经商真是太屈材了。”约翰逊抱怨道。

“现在拜托你把这两只定制的曲颈玻璃瓶送至圣城大学帕尔默校长处。正如你所说,一个伟大的实验就要开始了——我六岁时就知道的实验。”

“既然你不愿亲自到场,那么我可不可以替你完成这个实验,想想我就激动。”约翰逊满脸殷切之情。

肖恩伸了个懒腰,道:“你就不怕万一丢人现眼?”

“我认为一个随便一个灵感,就价值200公斤黄金的人,完全值得我投资。”约翰逊道。

“你这是投机,不过,我喜欢!”

圣城大学实验室中,罗伯特-帕尔默校长召集了一个委员会在此开会。

这个有30名成员的委员会,由博物学家、生物学家、化学家和几个医学院教授组成。

帕尔默校长还未到,委员们聚成几个小圈子议论纷纷。其中以博物学家巴比亚-杜比最为活跃。如果不听他尖酸刻薄的言语,他的相貌倒是很让人产生亲近感:

“所以,那位康纳利先生是位撒谎者、胆小鬼,他不敢来了。或许有人说,温格堡的商人们掏出的是亮灿灿的黄金,但诸位,我们讨论的是科学,温格堡的葡萄酒实验只是表明细菌或者微生物是造成腐败的直接原因。

对于这一点,我们圣城大学已故学者,尊敬的霍梅尼尔先生早在他的著作里说明了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少尉先生显然阅读过霍梅尼尔先生的著作,所以他据以己有,提出造成葡萄酒发酸的原因。

这是剽窃,这是偷窃!

但请诸位注意,霍梅尼尔先生也说,无法证明细菌是空气中带来,所以它很可能或者百分之百就是自然发生的。”

杜比教授所持的论调,在委员会中支持者甚多,虽然也有至少一半的人不以为然,但正如他所说的,无法用实验证明细菌是空气中带来的。

“帕尔默先生到!”

有侍者高声宣布道。众委员停止议论声,纷纷行着注目礼。

帕尔默校长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提着一个木箱。医学教授当中有人认出了那是医学院的学生安德鲁-约翰逊——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

“诸位,上午好!关于葡萄酒事件,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诸位都参与讨论。鉴于这件事在科学上的意义,我认为有必要公开试验。”帕尔默校长说道。

“可那位业余学者已经当了逃兵。”有人起哄道。

“哈哈,‘业余’这个词用的妙!”众人都笑了起来。

帕尔默举起手来,示意众人安静,道:“肖恩-康纳利先生设计了一个实验,我认为这或许能够证明他的观点正确与否。”

在他的示意之下,安德鲁-约翰逊深吸了一口气,从木箱中取出两只曲颈瓶。

实验室外,有闻讯而来的记者都挤在门口,伸长了脖子。

众目睽睽之下,约翰逊有些紧张,清洗玻璃瓶时差点失手把瓶子打碎。

将酵母液分别倒入两只曲颈瓶中,同时加热以至沸腾,待稍冷却之后,把其中一只瓶子的可以活动的曲颈去掉,另一个却保持原样。

“结束了?”众人疑问。

“当然!”约翰逊耸耸肩,“几天后我们都会知道结果。”

其实这两只曲颈瓶一拿出来,许多委员的立场就有了动摇,因为从理论上说,设计出这种曲颈瓶,可以让天然空气进来而不让微生物进来,如果几天后曲颈瓶里的酵母液没有腐败,而另一个腐败掉,则完全可以证明,细菌存在于空气之中。

没有当场出现结果,在场的委员则各有心思,有的沉默,有的赞赏,有的则仍然表示怀疑,包括巴比亚-杜比教授。

外面的记者大失所望,教授们拒绝在结果出来之前公开发表自己的观点,以免被打脸,他们只好逮住安德鲁-约翰逊问个究竟。

安德鲁-约翰逊真的出名了,借机推销自己的蒸汽船。

肖恩则搬出了金橡树旅馆,因为他能预料到接下来的轰动效应。

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实验,他六岁就知道的实验——当然是百科全书儿童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