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肖恩的奋斗> 第二十四章 三级会议(一)

“大人,这是您要的报纸!”

萝丝行了个屈膝礼,她从竹篮里取出一叠报纸:“我在镇子里遇到了邮递员罗尔,顺便给您带来了。”

“谢谢萝丝。这是什么花?”肖恩指着她竹篮里的一束鲜花。

这些花并不娇艳和名贵,都是些金黄的、洁白的、粉红的和天蓝色的细瓣小花,它们单独一支并不显眼,但组合在一起,则如晴朗夜晚满天的星星,分外美丽而有格调和情趣。

“这都是我在野地里摘来的,它们漂亮吧?”萝丝说道。

“很漂亮。”肖恩称赞道,“如果你能把这些花插在我书房的长颈花瓶里,那就更好了。”

“好的。”萝丝嫣然一笑,走进了玫瑰园。

肖恩则坐在大榕树下的躺椅上,翻阅萝丝带来的报纸,女仆送来一壶茶。

果然最重磅的消息是,皇帝卡洛斯二世宣布真神教为非法宗教。

这个消息引起天下震动和反弹,真神教这一古老的宗教虽然势微,但在民间很有群众基础,就连肖恩的忠仆爱玛也是虔诚的真神教教徒。

许多真神教的教士被迫脱下白袍,但有些人则公开反叛,北方已经到处都是小规模的骚乱或者暴动。

对此,许多有识之士忧心忡忡。个别报纸在字里行间却在暗示,今年已经六十一岁的皇帝精力不济,判断出错,应当让年富力强的皇储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另一个消息则说,真神教教宗请求觐见皇帝,遭到无情拒绝。满腔悲愤的教宗留下遗书一封,辩称真神教与真神党毫无瓜葛,虽然确实有个别教士秘密加入真神党,但绝不是真神教的本旨。

这位教宗试图服毒自杀,却被教众救了下来。不知道他是真想一了百了,还是对这个世界念念不忘,故意引人同情。

另有小道消息则挖苦说,朝廷看中了真神教的财产,虽然与上帝教相比,九牛一毛而已,但数量也不少,其价值最保守估计也有三千万金路易。

与圣城主要大报相比,一些小报则把重点放在有关狼人这些猎奇的新闻上。

据说自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狼人就作为一种异种存在于史籍之中。传说他们本是正常人类,只是因为偷喝了恶魔的酒才变成了邪恶的另类。

他们兼有人与狼的特点,虽与人类一样直立行走,但善于奔跑,其奔跑的速度可以与狼相比,但不可持久。

与人类拥有同等的智商,力量、速度都比人类强大的多,但与血武士一样,寿命较短是他们的弱点,加上生活环境恶劣,所以狼人的族群一直无法扩大。

在久远的年代里,狼人在与人类的战争中失败后,只能遁入深山中苟延残喘。他们鲜有踏入人类生活,只存在于宗教绘画和传说之中,成为那些老人恐吓孩子的最好借口。

目前尚不清楚他们忽然又重燃战火,对文明社会进行挑衅,要知道如今的人类自从发明了火药武器,更加强大。

而本地的《普瓦图报》则是今天早上出版的,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油墨味,印刷的质量很差,稍不注意就会将手染黑。

其中最引肖恩注意的是,头版花了很长的篇幅来报道奥特山脉以北发生的种种可怕的事。

恐吓,绝对是恐吓。

联想到今天戴利局长到来的目的,结果不言自明,官方对舆论早就定调了。

而这种恐吓在一具狼人尸体被送到普瓦图时,达到了顶点。

看到狼人尸体时,肖恩正受邀参加1831年2月1日在普瓦图召开的热那亚行省三级会议。

这是由教士、贵族和富人尤其是城市资产阶级组成的会议,三个特权阶级,这就是三级会议的本质。

教士和贵族自不必说,第三阶级,主要是银行家、高利贷者、工场主、大商人、行会会长、大地主,还包括一些社会地位较高的学者、律师和医生。

就财富来说,第三阶级中的资产阶级从整体上已经超越了前两个阶级,而且他们财富增长要比主要依靠土地生息的教会和贵族快的多。这些人又主要集中在省城普瓦图,每年上交的税金不下七百万。

伴随着财富和纳税额的增长,资产阶级们必然要求有更多的话语权。

他们尊重并向往贵族,因为贵族比他们多了很多荣誉性的权利,比如可以佩戴家族世代相承的纹章,在教堂里拥有由教士奉香的显赫座席。当贵族被控犯有刑事案件时,只能由圣城的高等法院来审理,地方不得过问。

交的税金又没有他们多,同样都拥有土地,贵族不需要交土地税,他们却要交,更不必说他们其他产业。然而在表决他们关心的议题时,贵族说话的份量却要远大于他们。

这是资产阶级所厌恶的。他们毋宁说是为了让其支付税收而产生出来的政治团体,他们没有等级所应具有的特质——尊贵。

贵族们又大多从骨子里看不起资产阶级,认为他们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铜臭味,至于心底里是否眼红后者所拥有的财富,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普瓦普只有两个伯爵,三个子爵和七个男爵,而在行省内还有另外三十个一小贵族,他们居住在省内其它五个城市,所有人的财富从年收入300金路易到30万金路易不等,差距极大。

拥有30万金路易年收入的罗宾逊家族堪称豪富,这当然不是纯收入,而只有300金路易收入的贵族,绝对是最穷困的贵族。

最穷的贵族无疑是来自伯尔尼城的戴维斯家族,这是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小家族。贵族的身份,让这个家族在三级会议上天然拥有一个席位。

戴维斯男爵听说已经卧床不起,他的长子名叫爱德华-戴维斯,一位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代表男爵出席这次三级会议。

戴维斯男爵如果今天死掉,继承人爱德华-戴维斯甚至都无法筹集足够的钱来获取朝廷和皇族的承认,爵位有丢掉的危险。

男爵的爵位至少需要付出五千金路易的捐献才能保住,仅依靠一小块土地上的生息很难凑齐。老男爵当初继承时借的债现在还没还清呢。

所以,凡是能够挣钱的产业,戴维斯家族都愿意去尝试。比如他家新办了一个小型纺织工厂,每年从罗宾逊家族采购一些生丝。这在保守的南方贵族看来,是有悖于贵族的所谓传统——贵族应该靠土地生息。

这个工厂只是大一点的作坊,爱德华-戴维斯希望能如北方那些大纺织厂那样,源源不断地生产海量的丝绸,但没有本钱。

肖恩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波西-罗宾逊向他介绍的,其言下之意,是问肖恩能否借一笔钱给他。

这让肖恩感到十分惊讶:

“在热那亚,还有比罗宾逊家族更富有的吗?”

“但那不是我个人的财富。”波西严肃地答道,“如果是我个人,我只能拿出两千金路易,但他需要两万,蒸汽机是个吞钱怪兽,又很娇气。”

肖恩有些明白,罗宾逊家族显然是个十分传统的家族,他们热衷于投资田产和其他不动产,对新兴事物不感兴趣。波西在家族中虽然是杰出的一个,承担着很重要的职责,但大家族总是有太多的掣肘。

“你跟戴维斯家族有旧吗?”肖恩问。

“爱德华是我大学同学。”波西道,“我甚至想把我一个堂妹介绍给他,但他家族的经济状况……”

“哦,回头你替我引荐一下。”肖恩客套地说道,并没有将这真正当一回事。

他没有问波西为什么会找上自己,难道自己“人傻钱多”的名声已经弄的童叟皆知了吗?

“好的,那是他高攀了。”

不管普瓦图城里人怎么说,在波西看来,肖恩可不是个普通的乡下贵族。作为邻居,肖恩一系列的骚操作都看在他眼里。

爱德华-戴维斯只是一个男爵继承人,而且穷的叮当响,把他介绍给肖恩,也算是高攀了。

会议在总督府的大会堂进行,大会堂前已经汇聚了43个贵族或贵族代表,23位高级教士,剩下则是43个第三等级的代表。

这个数字组合很值得研究,代表着某种平衡。

穿黑袍的是教士,为体现与普通教士和助祭的区别,这些高级教士们会在自己的黑袍袖口上用金线溜边装饰。

当然对他们来说,如果有资格换上代表一省主教的红袍那就再好不过了。

贵族一般都是穿着比较鲜艳的礼服,燕尾服的样式,以深红色、紫色、宝蓝色为主。他们服装一向比较华丽和考究,上衣有着复杂的刺绣和密密麻麻的排扣装饰,长裤趋向于宽松和舒适,如果搁以前男性贵族都穿紧身裤,更早的时候,男人们还戴假发、穿高跟皮鞋和长筒丝袜。

肖恩也入乡随俗,不像别人那样在脖子上围着一圈繁复褶皱的围领以显得雍容庄重,他的衬衣有明显的外翻领口,然后用天蓝色的细布打了个领结。这样标新立异的打扮让他成为关注的焦点。

至于第三等级,那些富人们的服装样式则与贵族看齐,只不过他们的服装没那么艳丽和繁复,只在衣料的质地上花更多心思,否则就会被招来恶评。

当代平民服装越来越趋向于朴素、简洁、自然。肖恩平时也只是燕尾服三件套,但目前他还不敢穿黑色的。

就肖恩在圣城的观察,那些北方贵族在重要场合里的服装也没有南方贵族这么讲究。这似乎也可以说明南方人在观念上的保守和顽固。

这边肖恩跟波西两人小声地交谈,风度翩翩的林肯子爵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