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女生小说>农家肥妻有点田> 第25章 危险!危险!

“没有书的。”宋赟想挣钱,并不是很想念书。念书是花钱的事儿,穷怕了的小孩儿一文钱都不想花。

“想要就会有的,我去找他谈谈!”宋时初往屋子里走去。

并不是很想要啊……宋赟回头看向宋时初,伸出短小的尔康手,想要把人给挽留下来。

宋时初把之前没收宋赟的玉佩拿出来,靠近床边把玉佩递给顾景垣。

宋时初靠近的一瞬间顾景垣睁开眼睛,看见玉佩的,眼神变得幽深,嘴角勾出一抹笑:“你想让我教你儿子念书写字?”

“你右手食指中指握笔的地方呆着一层茧子,想来是念过书的,既然早上趁我不在教小家伙背书启蒙,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的是找我谈交易,这交易可以做,你身上的伤我负责,如果有人寻你我也给挡住,但是你得保证用心教我儿子。”宋时初看一眼窗外哭丧脸的小家伙,眼睛闪过光泽,,眼前这个男人来路不明,但是能够被那么多人追杀,肯定是不简单的,这样的人学识差不了。

宋时初观察顾景垣的时候,顾景垣也在观察宋时初,平平无奇,又黑又胖,偏偏长了一对勾人的桃花眼,这样的眼睛,一般来说应该长在美人身上的,但是落在眼前女人身上,偏偏又那么和谐,一点儿也不突兀。

顾景垣收回玉佩:“成交。”

顾景垣担起教导小家伙的责任,宋时初就开始研究怎么让顾景垣身上的伤早些好起来。

拿出药粉,给顾景垣处理伤口。处理好上半身,看向顾景垣的腿部,伸手扯开被子,露出两条有直有长瘦劲有力的腿……

“我自己来!”顾景垣撩起被子盖在腿上。

一双.腿暴露在女人的眼下,总觉得不对劲,还是被小家伙那些话给影响了,什么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宋时初嗤笑起来:“行吧,你自己来,好好养伤,我儿子暂时交给你了。”

顾景垣上好药,把瓷瓶放在自己身上,看向宋时初:“你手上应该沾染不少人的性命,你儿子知道吗?”

“……”宋时初瞪了顾景垣一眼。

从顾景垣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就能感觉到顾景垣跟她是同一种人,唯一不同的就是生活在不同的时代,对于时代的契合度,她跟这人相比远远不够,不然也不会让小家伙跟这个人读书。

若是亲自教小家伙,万一教出一个另类被这个世界的习俗排斥,那不是她想要的。

只是,没有想到顾景垣也有这么敏锐的感知。

“你这个人长得那么好看,送到南风馆,应该很受欢迎吧!”宋时初挑衅的看着顾景垣。

暂时没有办法动弹的顾景垣还不想去南风馆卖肉。

第一回合,宋时初胜利。

“去买几本书,笔墨纸砚都需要,五岁开始念书,已经迟了很多了,顺便看看县城有什么情况。”顾景垣开口说道。

宋时初点头,看一眼院子里继续背书的宋赟,往灶房走去。

早饭是用小火熬煮很久的黄色的小米粥,里面放了红枣片,营养补血又养元气,摊上几张鸡蛋灌饼,往蛋饼里刷上一层原主自制的大酱,夹上两片青菜叶子,早饭就算打发了。

鸡蛋灌饼里没有火腿,依旧让人食欲大开。

宋时初关上篱笆门,看一眼小家伙说道:“我去一下县城,你在家陪着里面那位,不要出去,来了人也不要开门知道吗?”

“知道知道。”宋赟点头,站在大门口,看着宋时初离开。

确定宋时初走出去,宋赟抱着小灰跑到屋子里,看一眼顾景垣问道:“我娘怎么去县城了?”

“你猜呢?”顾景垣靠在枕头上,目光落在宋赟身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孩子,总觉得亲切,不想小孩浪费天赋,才提起让小家伙读书的事儿。果然,那个女人是真的疼爱宋赟,明知道他故意用读书做勾子,依旧上钩,主动将治疗他,帮助他把外面的危险拦在身上。

这次去县城除了买笔墨纸砚,更多的是去县城了解情况。

追杀他的人如果没有在山上找到她,最先去的地方应该是县城,应该县令府邸,甚至还会弄一个抓捕渠穷凶极恶的人罪名,想着这些顾景垣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笑。

他们如何也想不到,在这个一个山沟沟里还有一个会医术的农妇。

就算想到了,想要来村子里查找,那个时候他的伤也好了。

“你会不会带给我们危险?”宋时初不在家,眼前这个人又不当后爹,面对顾景垣,宋赟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稚嫩的面孔里透露出一丝冷漠与提防。

顾景垣脸色凝动,打量着宋赟,对眼前的小孩越发喜欢。

跟他小时候的性格一样。

想要偷走,养在身边,继承衣钵。

“……”宋赟往后退了一步,本能的觉得,这个人突然的变得危险起来。

顾景垣哂笑一下:“就算有危险,你觉得你娘会扛不住?”

“她只是一个无知妇孺,你有什么朝着我来。”宋赟皱眉,对于顾景垣的话有些不喜,他知道自家娘亲身上发生的变化,但是不想去深究,只要确定那个人是他的娘亲就好。

顾景垣闭上眼睛,对一个小孩子用手段,用计谋?

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

宋赟气急,把小灰往床上一扔,小灰前腿撕拉,扯来顾景垣身上的辈子,红透透的眼睛落在顾景垣伤口上。

伤口上撒着药粉——小灰想要舔舐。

顾景垣猛地睁开眼睛对上兔子的红眼睛,从兔子眼睛里看见人的情绪,似乎很眼馋。

伸手把床上的兔子拎起来,看向宋赟:“带出去。”

“它似乎喜欢跟你在一起。”宋赟转身跑了出去。

屋子里剩下顾景垣跟小灰。

小灰时不时咽一下口水,两条前腿捧在一起,对着顾景垣做出拱手的姿势。

顾景垣盯着野兔,心里疑惑越来越大,山村里的女人,山里的小孩,山里的兔子,这次遇见的人遇见的事儿,似乎都很不一般啊!

提起兔子扔在地上,顾景垣把被子盖上,伤口上的药粉也被盖住,兔子的眼睛里闪过人性化思考的情绪。

转身屁.股对着顾景垣,短短的尾巴摇晃几下。

兔子跑了出去。

顾景垣闭上眼睛。

宋赟在院子里逗兔子,篱笆院子外面,断了一根手指的周安脸色发黄不知什么来到这边,站在外面,隔着篱笆往院子里看去问道:“小野种你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