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玄幻小说>天价小毒妃> 第三十二章:许氏旧事

出了这样丢人显眼的事,那是德行问题,这个是什么事都弥补不了的,想再嫁人可要费劲了,顾若宜心急如焚,付芷容更是跟着着急上火。

原先一心想嫁进易家,现在想来是免谈了,易景枭身为国公府世子,可能娶一个商贾之女生下的姑娘?可能娶一个名声不好德行有亏的女子?不用说易景枭,就是敬德公那关都是头一个过不去。

易景枭在京城内就相当于一块活招牌,想嫁给他的姑娘上至八十下至十八,哪里轮得到顾若宜?

最近一段时间,为了给女儿说亲,付芷容真是说破了嘴累坏了心。

“不然就将她嫁去陆家吧,跟外头说两人原本就定了亲,反正也没人知道之前定亲的是湘姐儿。”顾恒钧无奈的说。

和从六品文散官攀亲家,可真是丢死人了!偏偏这个亏他还非得吃不可,不仅要吃,还要乐呵呵的吃。

付芷容一听这话当即就炸了庙了,吼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若儿是正室嫡女,嫁去陆家那草窝大的地方受苦,亏你一个做父亲的能说出这话来!”

“我也不想啊!可若儿的丑事满城皆知,不这样全家都跟着丢人,你以为她还能嫁到什么好人家不成?”顾恒钧剜了她一眼:“现在这时候,陆家肯不肯要她都是另说,你还在这儿不觉好呢。”

“不可能,如果真把若儿嫁到顾家,除非我死!”付芷容气的差点与顾恒钧动起手来:“陆家那破人家还敢求娶伯府嫡女,怎么不美死他们?想得美!”

顾恒钧冷哼一声:“怎么,当初算计湘姐儿时满心欢喜找了个这样的人家,现在轮到自己女儿,又百般不情愿,你这母亲做的可真可笑。”

一番话说的付芷容老脸一红,扯着嗓子嚷道:“那不一样!那个小贱人怎能和我若儿比?她都不是顾家的骨肉,是宋氏在外头和别人鬼混怀上的种,你还当个宝了,就陆家那亲事给了她都是便宜她!”

“随便你怎么说。”顾恒钧心里也气愤,他自然是不想将女儿嫁给陆鸣晟的,偏偏名声毁坏如此,再想高嫁出门怕是万万不成的,只能想办法将损失降到最低。

“你一个当父亲的,为何不替若儿考虑一番?外头那正头夫人都嫌弃我商贾出身,若是你出门张罗一番,说不定若儿早就嫁出去了!”

让一个老爷们给女儿说亲事?那顾恒钧这老脸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他猛地一摆手,说道:“要么嫁到陆家,要么你就自己给她说亲,你要是有能耐,把她嫁给天王老子我都不管。”

两人最后以吵闹告终,顾恒钧愤恨的离开了桡祥苑,而付芷容则是为女儿的婚事操碎了心。

这哪里是什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分明是搬起石头把脚都砸碎了啊!

合适的少爷公子有的是,但人家要么是清流门第,不屑娶伯府嫡女,要么人家出身高贵,想什么世子亲王的,怎可能娶顾若宜?要么就是像陆鸣晟那样的,官职不高不出仕途。

这群人里真是挑着找都找不着合付芷容心意的。

在等待能一击击垮孟凡林的机会时,顾湘宜又忙起了其他的事。

宋蓉烟死亡的真相。

按照石榴和顾斐萧敬尧的说法,宋蓉烟是个十分心善的人,通过她救下石榴和萧敬尧不难看出,与顾斐是主仆关系却亲如姐妹,人品方面定是说得过去的,他们都不相信宋蓉烟会干出通奸这样的事,顾湘宜也不相信。

所以说,事到如今,该把调查宋蓉烟的事提上日程了,否则家中的人还一口一个野种骂她,天长日久了顾湘宜真怕自己的脾气和锐气都被磨没了。

大挫了桡祥苑母女,若说最开心的非织碧园莫属,这几天顾芳宜真是做梦都会笑醒。

从前顾若宜总是用嫡女的身份压她一头,现在怎么样?名声彻底的坏了,估计几年以内顾恒钧都不会原谅她。

而许氏许隽荷所住的映江苑此刻灯火通明,五姑娘顾舒宜与八姑娘顾绣宜围坐在桌前,看着许隽荷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扇子。

近日的天气越发闷热了,七月份已过去大半,眼看着快入秋了,可还是一点凉快气儿都不见。

许隽荷放下扇子,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尝了尝,轻声说道:“真是以前小看了这位六姑娘,我竟不知她是个这么有主意的。”

顾舒宜冷笑一声:“娘,那不过都是巧合罢了,大夫人想算计老六,可她学艺不精,织碧园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她是半点没学来,反倒把她和她女儿都赔进去了,说起来也真是丢人。”

比起五姑娘的沉稳,八姑娘顾绣宜就显得要活泼开朗一些了,嗑着攒盒里炒熟的玫瑰香瓜子说道:“不过禾吟居那个也不能小看,我听说她把主意打在了敬德公世子身上呢,若是真让她成了,那我和五姐姐可怎么办?”

嗯,易景枭就是个香饽饽,谁都想咬他一口。

“敬德公世子看得上她?”顾舒宜的语气中是满满的嘲讽:“真不是我笑话老六,哪怕她真是顾家的骨血,那易家二郎也不可能娶她为妻,也不嫌丢人,到时候怕是要被京城贵族圈笑话死的。”

感觉大女儿这话说的对,许隽荷赞同的点了点头。

她是顾家正经八百抬进来的良妾,身份天然就比江如画要高出一大截儿来,江如画是唱曲的,这个身份导致她就算的得宠在这个家中也不敢太硬气。可许隽荷这么多年只生下了行五和行八的两个女儿,一个男丁没生下,在府中的地位十分尴尬。

现在年老色衰,和刚进府时的鲜嫩没法比,顾恒钧已经不愿意碰她了,想生下男丁估计这辈子是无望了。她可没有付芷容的好命,老蚌生珠一举得男,如今顾家岁数最小的男丁就是从她肚皮里爬出来的,那是唯一的嫡子,是这偌大伯府的继承人。

虽然出身不好,可江如画有宠爱,又有两个儿子傍身,平日里从不将许隽荷放在眼中。

七姑娘顾芳宜和八姑娘顾绣宜出生只差了一天。江如画生产顾芳宜时受了暗算,紧接着许隽荷也受了暗算,两个怀身大肚的人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差点双双难产。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怕是不少。

江如画一直怀疑自己当初早产是许隽荷做的,可许隽荷才没害她,估计是大夫人做的。而许隽荷生小女儿时也是早产,这她就不知是江如画干的还是大夫人干的了。

这种事可能只有当事人才能清楚。

既然生不出儿子,难以从顾家分一杯羹,那许隽荷靠的就只有嫁女了,两个女儿都嫁个好人家,她的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映江苑的丫鬟出门泼水时还听见外头有人议论三姑娘的事,说的那是有鼻子有眼,丫鬟听完赶紧回来告知给她们。

顾舒宜听完微微笑了一下:“就三姐姐那个脑子蠢笨的,估计连害她的是谁都不清楚,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才不会有好人家愿意娶她。”

“五姐姐说的对!”顾绣宜应和着:“这样一来,敬德公府的好亲事不就是咱们姐妹俩的了?”

就没人告诉过她们人要有自知之明吗?京城贵女那么多,漂亮的温柔的、会掌家的有才学的、好生养的家境好的,各类姑娘码齐了随便挑,配得上易景枭的有几个?想顾舒宜和顾芳宜这样的,再修炼个十年八年都没可能。

可是许隽荷的未来都寄托在两个女儿身上,从她们小时她就教导说要抓住男人的心,要风风光光的高嫁出阁,只有依附男人才会有自己的好日子过。

其实顾舒宜并不想嫁给易景枭,或者说,她没有自己的八妹妹一样,非易景枭不嫁。

在她眼里,有钱有势的男人就是可以嫁的,非要给自己定那么高的目标做什么?没得大鱼没抓着,还吓跑其他鱼,不如有一个抓一个,这样收获的才多。

“三姐姐的亲事怕是悬了,但大夫人显然不愿意让她嫁到陆家。”顾舒宜轻轻叹了口气:“嫁到其他人家倒是无所谓,我只怕嫁了她后就轮到我了,我真本事还没使出来,她随便给我说了门亲事这可如何是好?”

她可没有顾湘宜说拒亲就拒亲的底气和胆量。

“她敢,要是她随便找门亲事打发了你,那娘也有办法对付她。”

许隽荷自认身份高贵,她家里没落魄前是开药铺的,也曾经有过几家店面,不过已经是上一辈的事了,轮到她这辈就只剩下了几间房。

哥哥弟弟娶妻生子,一人一套房这房还不够分的,哪里有她的份?小时候她学过两年诗书,也算是有些才学,这才作为良妾进了顾府,在她心中她永远比江如画要高贵,自然了,付氏跟她也是比不了的。

虽都是商贾,可这其中的不同那大着呢,许家卖的可是药材,那是正经养郎中的地界儿,比其他商贾说出去可有面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