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女生小说>鬼师驾到,王爷请接招> 第二章:赌约

沈家

大堂内张贴着大红喜字,气氛欢乐,觥筹交错。

“沈公子一表人才,夏家小姐也是美若天仙,实在是一对金童玉女啊。”

“嘿,可不是吗,云向晚与夏家小姐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幸好退婚了,不然娶她回家不就是丢脸吗?”

“就是,一丑八怪竟然还痴心妄想能攀上高枝,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

然而,这些欢乐的谈话在云向晚踏进门的那一刻结束了。

云向晚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成功找到了沈家,只是刚进大堂,却发现大家不约而同的看着她,神情呆若木鸡。

云向晚一头雾水。

这一个个什么眼神啊,没见过蹭饭的吗?况且按严格意义上说,她还不算蹭饭,毕竟她是有喜帖的啊。

难道是……这脸实在太丑了?把所有人都吓到了?

不应该啊……

在离开云依依的房间前,她扫了眼镜子,虽然是满脸的麻子,可却五官精致,尤其一双眸子,澄澈透亮,宛若天上星辰藏其间。所以整体看来,这脸也算不得太丑……

难道说是他们这里的人对麻子特别厌恶?

云向晚眼神晦暗片刻,她脸上的这些麻子,是原主在幼时被鬼魂缠身阴气太重所致,能够慢慢去掉。

但此时此刻,她也没法立刻弄掉,这群人再讨厌也没办法。

“你们好你们好……”云向晚笑着象征性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就随便寻了个空座坐下,毫不客气的吃起菜来。

众人:“……”

原本活跃的气氛一下僵了下来,众人都看着她。

她不是对沈旭用情至深吗?半月前退婚,她可是在沈家门前哭了一宿,正常人怎么可能半月就对心上人断了情,还嘻嘻哈哈的来参加他的喜宴?

难不成……是来抢亲的?或者是因爱生恨,打算在今晚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显然,今天的新郎官沈旭也是这么觉得的。

从云向晚进门那一刻开始,他那张俊脸就彻底黑了下去。

他给她寄喜帖就是想羞辱她一顿,结果她竟然来了?总不可能是厚着脸皮来蹭饭的吧?

但是巧了……云向晚真的就是来蹭饭的!

“有钱人家饭菜就是不错啊……”

云向晚吃饱喝足后打了个小小的嗝刚想闪人,便突然感应到一种熟悉的气息,神色微微一凝。

鬼气

很强的鬼气

而循着气息感应,云向晚发现,那源头竟是在今夜的新郎官沈旭身上。

云向晚微微眯了眯眼,眸底是一抹讶异之色。

一只很强的鬼竟然要在今夜索他的魂?

鬼气已然显现,说明再过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这厉鬼便会来。

白白吃了别人一餐这么丰盛的酒菜,出于道义,云向晚便打算帮他一次。

“沈旭。”云向晚缓缓抬眼,将正在别桌陪酒的沈旭叫住。

沈旭不耐的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来:“什么事?”

“去找桃木,咬破指尖取血染在桃木上,我再给你一道符,今晚把桃木和符带在身边。”

语气平淡,却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威严。

沈旭冷冷一笑,那张清秀书生面孔上闪过一道嘲讽:“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云向晚平静的看着他:“不听我的话,今夜等鬼来找你的时候,你必死无疑。”

“云向晚!”沈旭脸色一变,“今日是我大喜之日!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

“爱信不信,”云向晚瘪了瘪嘴,“反正死的是你不是我。”

“云向晚,”连一旁的宾客也听不下去了,“大伙知道你对沈家公子心有怨念,但你也不该在别人成亲之日咒别人死,这是忌讳你知不知道?”

云向晚起身,淡淡撇了发话的宾客一眼,懒洋洋道:“那你们就看着咯,我先走了,反正他不听我的话,在一个时辰之内,必定身亡。”

拈出一道符,云向晚扔在了地上,对沈旭莞尔一笑:“爱要不要。”

她刚准备潇洒走人,却听见一阵纯朗的笑声从左方传来。

云向晚循声而望

宴席的上座之处,一白袍少年托腮对她笑着。

她与之对视。

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少年拥有一张极好看的皮囊。

眉似远山黛,目似星辰明,五官犹如天人雕刻般完美,气质慵懒而干净,犹如一支刚从淤泥中破出的绝世清莲。

只是一笑,两颗白净的小虎牙便显露出来,给他平添了几分带着攻击性的美感与放荡不羁的气场。

云向晚稍稍一怔,刚刚顾着吃饭,倒没注意到这竟有个绝色美男。

他这一笑,沈旭面色难堪,但还是恭敬问道:“昭王殿下,您这是……”

楚宸并不理他,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云向晚。

清亮却又深邃的眸子里满是令人琢磨不透的意味。

片刻,他开了口,声音慵懒却如甘泉清冽好听:“云姑娘既然那么笃定一个时辰内沈公子会死,不如留下来看看?”

云向晚对他一笑:“我胆子小,可不愿意看到等会这家伙脑浆爆一地或者是变成干尸之类的场景。”

楚宸轻轻一笑,眸中玩味更甚:“那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你赌他这个时辰内会死,我赌他死不了?”

闻言,云向晚轻轻将眉一挑,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她是谁啊,她可是首屈一指的聚灵师,专门负责鬼魂超度,这小子竟然和她抬杠?

这次的鬼煞气极大,就连她都不能消灭或者超度,只能压制,保这沈旭的一时平安。如果她不帮沈旭,这家伙绝对活不过这一个时辰。

略一思忖,云向晚答应了:“行,赌注是什么?”

楚宸勾唇一笑,朝她走来。白袍随之扬起一阵清风。

他走至她跟前,微微垂首,神情颇为认真:“我赢了,你死,你赢的话——”

“我就在三月后娶你。”